-橘子&藍稜-
 
 
 
 
 
 
  「嘔、咳咳咳...不、不要。」魔術師全身都被塞滿了磁石,胃部和大腸裡因磁性相吸而發出的「啪啪」聲,魔術師感覺到胃裡的磁石不斷地互相撞擊和拼合,整個肚子都有著被撕裂的感覺。
 
 


「來來來~魔術開始了。」橘子將鐵珠慢慢灌進魔術師的口內,肚子瞬間又傳出「霹靂叭啦」的響聲。
 
 
  「啊啊啊!嗚...」魔術師嘴裡吐出血塊,是因為磁石碰撞令胃部撕裂開來吧。
 
 
 
 
 
 


 
  相比起之下,藍稜的狀況就輕鬆得多,只需要忍住嘔吐的衝動,還有冷靜下來把口張開,避免咬到肥壯的老鼠令牠醒來就可以了。他還在考慮如何在不被兇手發現的情況下拿起那把丟在地上的蝴蝶刀...
 
 
  真的能夠使用它嗎?這個問題連藍稜自己也說不準,他只是覺得能夠將它操控自如,只要把它握在手上,別說能夠從麻繩裡掙脫開來,還能擊敗面前那兇手呢...
 
  但藍稜很難相信這股莫名其妙的自信,一來自己被亂綁一通,只有右手的中指和食指能夠勉強郁動,這種情況下也能使用刀子切斷麻繩嗎?最重要的是,自己根本就沒使用過這種刀子嘛。
 
 
 


 
  正在思考著種種因素的藍稜,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打側躺在地上了,只要身體用力翻滾一圈,被綁在背脊的右手就能撞到刀子吧。試試看吧!藍稜的眼睛一直監察著橘子的動靜,襯著魔術師在慘叫的時候便翻滾到壓在刀子上,現在的藍稜跟橘子距離好近喔,害他的汗毛都直豎起來了,太陽穴脈搏瘋狂地跳動。直至右手成功觸碰到蝴蝶刀的刀柄,手指的觸感令他安心不少。藍稜只用兩隻手指將蝴蝶刀夾住,食指前後郁動,輕鬆地將綁住手腕的麻繩切開了,過程比想象中更加順利,蝴蝶刀就像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彷彿多了一隻銳利的手指將麻繩割斷。
 
 
 
 
  不消一會,藍稜身上的麻繩全都掉在地上了,吐出肥大的老鼠,藍稜看著握在手上的蝴蝶刀,扭動手腕轉動手指,蝴蝶刀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樣在手指之間遊走。他確信自己可以擊敗眼前的兇手,絕對可以!之後就能跟萊德講述自己脫險的經過了。
 
 
 
 
 
 
  咦?對了,電話!自己在被摔倒之前曾經致電給萊德求救,可是來不及說出地址就被摔昏了,萊德會誤以為自己是無聊的惡作劇嗎?!大件事了!
 


 
   藍稜趕緊掏出褲袋中的電話,看見通話還沒掛斷,完全不顧現在的情況就對著電話將地址吼出來。
 
 
 
     「喔?原來你才是真正的魔術師嗎?」現在可好,橘子回頭看著已經鬆綁,手上拿著藍稜....  
 
  
 
 
 
 
  不怕!只要有蝴蝶刀在手中,應該能夠擊倒眼前的兇手!藍稜穩定心神,看著一步一步進逼的橘子。
 
 


 
 
 
 
 
 
 
 
 
 
         「啷、啷、啷、啷、啷、啷」突然有東西從外面由木門上的天窗扔進來。
 
 
 
 


             「呲~~~~~~~~~~~~」那東西噴出奇怪的白煙。
 
 
              接著,橘子跟藍稜都因四肢乏力已軟癱在地上了。
 
 
 
  
 
 
         「英雄當然是最後才出場啦~」一名穿著骨挺西裝,臉上戴著防毒面具的男人走進屋子了。
 
 
 
 


 
 
 
-藍稜&橘子&萊德-
 
 
 
 
 
 
  藍稜襯著橘子被那噴出白煙的球體分散了注意力,垂下右手反握蝴蝶刀,左腳踏前擺動上身借勢將右手揮出,刀尖割開白煙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這一擊定能乾脆利落切斷橘子的頸動脈!
 
 
  刀鋒距離橘子的脖頸大約有五公分,橘子才意識到危險回頭,可是一切都太遲了。刀尖割開了橘子頸部的皮膚,還有不足二公分就能到達動脈了。
 
 
 
  突然,橘子的脖子無力地向後彎,然後整個人倒在地上了。這一記完美無暇的攻擊竟然落空了?!藍稜顯得有點急躁地把手收回,再將地上施展刺擊,但左腳、好像有點奇怪?!
 
 
 
 
 
 
           「小子!將意識集中於一點!」是腦海傳出來,中年男人的聲音。
 
 
 
 
 
 
 
 
  正想找回心神,咦?!怎麼地板在劇烈搖晃?發生地震了嗎?下一秒藍稜驚見左腳竟然被硬生生抬高了,右眼的視線還扭曲得亂七八糟,要失平衡了!藍稜噗咚一聲扑倒在地上,想要站起來時發現四肢變成啫喱狀的液體了,然後輪到身體,最後是頭部都變成黏稠稠的啫喱了,藍稜只能癱在地上,連拿起刀子的力量都沒有了。
 
 
 
 
 
 
 
 
 
  依照腦海裡的指示,藍稜放棄掙扎,反而是將剩下來能夠自控的意識集中於一點,果然眼睛還能望得見四周圍,雖然比較濛糊,眼球也不能轉動,但總是失去知覺好了。不知過了多久,藍稜感覺到整個身體被拔起來了,視線不停地巴搖擺不定,看來自己要被抬走了,雖然他的視線被上下倒轉了,看見依然被棄置在魚缸裡的縱火狂,他跟藍稜雙目對視,可是大家都說不出話來,藍稜心裡有點慶幸自己是被抬走的一個。
 
 
  
  途中進入了升降機,然後離後大廈,藍稜跟橘子一起被丟在車子的後座裡,被拋下時他看見橘子的雙眼是緊閉著的,脖子的傷口還在流血,看來她是完全被昏迷了。而躺在後座中,視線剛好能看到一點點駕駛座的倒後鏡,穿著西裝的男子坐到駕駛座,然後才把面罩除下,藍稜看見後很想竭斯底里地尖叫,原來突然闖進屋子裡的就是萊德,他是特地來把自己救走的吧?!
 
 
 
 
 
 
 
 
  藍稜看見前車窗外的景色不斷往後退,表示車子一直在向前行駛,途中藍稜幾次差點便昏迷過去,還好他看著心情似乎大好的萊德,才能堅持到車子停下來。自己現在的姿態一定很難看吧,真想挖個洞子鐨進去躲著呢,但不知道萊德會把自己帶到什麼地方呢?還有究竟他也將橘子帶走的目的何在?
 
 
 
  車子停下來了,視線再度被劇烈地搖動,然後萊德來到一間整齊的辦公室、或是手術室?藍稜不太清楚,只是被丟在梳化時看見有像病床和奇怪的儀器,還有一張辦公桌子。
 
 
 
     現在藍稜的視線只能勉強看到那張像床一樣的儀器,根本不知道萊德到底在幹什麼...
 
 
 
 
  然後藍稜看見有東西躺在床上了,是萊德嗎?不,白晢的皮膚和赤腳應該是橘子才對,萊德到底把橘子抱上病床要幹什麼?藍稜很想看清楚,只要稍稍轉動眼球就能看得見了!
 
 
 
 
 
 
 
   突然,腦海內出現一些畫面完全遮蓋了他的視線,畫面就像是壞掉了的電視一樣,雪花四濺還有討厭的滋滋聲,這就是橘子現在所看見的景象嗎?接著雪花蠕動得愈來愈激烈,腦袋就像一部壞電視一樣,有人不斷地拍打著!砰砰砰的聲音從頭頂內部擾亂著藍稜集中精神,最後藍稜只看見雪花逐粒該粒爆開,濺出血液般的深紅色,他就開始失去意識。
 
  
 
 
 
 
 
 
 
 
 
  萊德有考慮過要先取下橘子的還是藍稜的人格,最後還是決定將最有趣的留到最尾,所以便將橘子抱上手術床,然後幫她戴上儀器,萊德仔細端詳橘子的模樣,皮膚白晢得彷彿體內根本沒有血液在流動,幼長的眼睫毛在輕輕抖動,大概是正在做有趣的夢吧?!看著微微張開的櫻唇,在白紙般的皮膚下映照得特別鮮紅。纖細的四肢配上看似柔弱不堪的身體,讓人有種立刻捏碎她的衝動,很難想象這樣的一個女孩子能夠殺這麼多人,還能想出千奇百怪的殺人方式,真想探究一下她的腦袋。
 
 
 
      抑制著即場把橘子殺死的衝動,萊德返到自己的辦公桌,頭頂戴上儀器準備進入橘子的腦內世界。
 
 
 
 
 
 
 
    機械發出正在控作的聲響,萊德的手指開始著了魔地在鍵盤飛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