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上果啲同學聽到呀思果一番話之後變到一片死寂連我自己都呆左,心臟係果一刻好似停左咁,竟然世界上會有女仔約我依個毒撚出街,當我仍然呆滯果時,竟然果把甜美既聲音再次有傳到我既耳邊

「點啊,勤? 得唔得呀 定係你介意對象係我...」

「好呀,就星期六喇 反正無野做」    心聲(身為毒撚既我仲可以介意啲咩)

「嗯,咁好喇 就約你星期六 都就夠鐘我都係返去自己課室先喇 再見喇 勤」

轉個眼淡淡既草莓味就離開左換黎既係濃烈既臭汗味係我眼前依加係全個級最煩既高大衰呀俊仲要睇個樣好似想打人咁之後佢就對住我呼喊!





「點解會咁 你個油頭毒撚 呀思點撚會同你出街? 」

我岩岩同呀思講野既心情仲未平伏所以爆左句
「你唔明白咁撚多 更何況關你柒事」

我依一句好似火上加油咁,所以搞到佢暴走左一拳打埋黎我塊面到
「你呀媽個波罩!」
我啲面油令到佢拳頭瀉左落張枱到(嘣),同時老師經過叫停左佢之後我同呀俊一齊比老師捉左去見訓導。

平息同交代完件事後我比平時遲左半個鐘放學,當我岩岩出校門既時候我見到呀思,佢同上次係警局門口一樣跑左過黎。





「做咩咁遲,等左你好耐」

「我...我俾人捉左見訓導」

呀思佢聽到我比人捉左見訓導之後變左面

「吓! 發生咩事」

我同呀思交代岩岩發生左咩事之後呀思就好沉咁講





「哦! 你俾人打 打你果個叫呀俊? 放心好快就無事」

雖然我唔多明白呀思句野有咩含意但係都應下機喇改變下依個咁沉重既氣氛都好

「嗯... 但係你放學做咩仲唔走」

「等你囉」

「等我?」

「係啊 因為呀勤你仲未比電話我!」

「咁好喇 比你抄我牌喇 我電話係....」
仆街喇突然問我電話,我唔係唔想俾,但係我唔記得左自己電話號碼





佢見到我個樣都估到我唔見得左就幫我搞個落台階

「勤呀... 一係你打比我 我咁咪有你手機囉」

呀思一講完就拎左我部手機自己打左俾自己

當我以為佢會用K POP做鈴聲 但係我錯左 佢係用Lenny Kravitz果首I'll Be Waiting
聽到句You are the only one I've ever known之後就收左線我唔知係唔係咩暗示,但係都要設佢做聯絡人。

我好開心,我聯絡人人數增加至三人喇 有老豆老母 仲有呀思
當佢都設定完之後佢話有啲事要馬上處理所以就急急腳走左,我都塞好我果個耳機踏上回家之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