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返到屋企果時打開部電視機岩岩好就睇返今朝早單野,搞到我為左個油頭殺左人而自責左幾分鐘。
新聞話個司機描述當時見到有一道白光之後下一秒就撞親人,所以俾警察懷疑有濫藥習慣或有精神病。

我聽到之後個心馬上鬆左一口氣,岩岩好手機響起,原本呀思打黎。
「喂 呀勤 做緊咩呀」

「睇緊新聞啊 你又做緊咩」

「我都睇緊 不過你唔洗放係心喎 條仆街抵撚死嫁」





「我明白 不過係人命黎嫁」

「呀勤 你有無睇過鋼之鍊金術師啊」

「有 不過做咩」 

「等價交換啊 佢條人渣條命就換左你脫毒既機會 加上佢如果再存在係個世界既話 會有更多援交妹受害」
 
呀思果番說話又好似合情合理,所以我接受左





「嗯 我已經接受左 再加上我只係用聖光制裁左佢 唔會有人知道 哈哈哈...」
(死我講緊咩啊...中二病發作...)

點知呀思佢既反應係我意料之外既
「呀勤 你真係好有趣 比平時溝我果啲仔 更加有趣」

聽到呀思咁講我真係好開心

「真係咩」
 (終於有人留意我比起啲MK仔更有魅力)





「嗯嗯 我屋企有多控油果啲產品 我聽日拎比你 仲有啊 星期六你拎定啲錢 五六百就得喇」

「拎黎做咩」 
心諗 (唉 唔通職業病發想屈我錢...)

「改變你形象啊 你無聽話過咩 脫毒由外表做起」

「咁好喇」

「嗯嗯 到時由我改變你形象 我都係唔阻你喇 呀勤 再見喇 (啜)」

「好喇 再見」 

因為呀思 啜一聲 我隔住個電話塊面都紅哂 岩岩好我呀媽打開我房門都以為我腦沖血 差少少就報左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