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唔洗返學 一起身個兩個頭都好痛一定係沉日 劈酒既關係
我望下身邊,呀思唔見左。原來佢一早起左身 煮緊早餐
「思做咩唔著衫 只係著圍裙」

「沉日你都睇哂喇 仲有咩好怕 我見到你書枱上面有隻公仔都係咁著」

「點同...」
呀思佢煮左太陽蛋火腿即食麵,原來呀思煮野都幾好食喎。
食完之後我同呀思落街行下 突然有一班人走左出黎捉住我同圍住呀思
我唔知發生咩事就大聲問佢地




「你地咩人啊」
係佢地人群入面有個高高大大既人行左出黎 打左我一巴之後大大聲質問我
「你係呀思邊個 屌你老母沉日你捉左思去邊」
佢講完之後一拳打左落我個肚到 我痛到跪低左 呀思開始出聲
「哥 唔好再打喇  佢係我男朋友 係我自己硬係要上人房企」
哥? 佢係思個呀哥? 
「男朋友?你又換晝?」

「屌你咩呀哥 佢係我第一個男朋友」
第一個男朋友? 思同我都一樣? 彼此都係彼此第一個情侶 雖然果一拳好痛 但知道依件事 我覺得值





佢呀哥伸出手拉返我起身 
「你唔好同我個妹唔好 如果唔係 我會殺死你」

「我保證唔會」
佢呀哥聽完我講就之後拉隊走人

呀思話
「勤啊 上我屋企 我幫你搽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