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住呀思上左佢屋企,我見到呀思屋企好整齊牆上面有好多獎牌,獎盃同腰帶
呀思見我呆左就同我解釋
「依啲係我呀哥既 我呀哥打拳好叻 係省港澳拳賽輕量級冠軍」 

「吓 咁猛!」 

「係啊 我地離家出走之後 呀哥就入左黑社會 有一次打交既時候比佢依加既師父發掘左 就係咁 佢就慢慢上位 憑住佢努力同奮鬥拎埋拳賽冠軍」 

「黑社會?」 





「嗯 佢無學歷 除左打交就咩都唔識 成日都打交打到傷哂 成日都要我幫佢搽藥油」  

「不過打交打到咁佢都幾勁既」 

「依加我既生活費都係佢打返黎」 

我從後抱住呀思

「第時到我養你」 





呀思捉住我放係佢肚前既手
「嘿~睇下點」 

呀思背脊撞到我個肚我痛到流淚
「勤啊 好痛啊? 我沉晚仲痛啊... 你仲要拎支奔肌當KY」 

「唔好意思啊 思 我...」 

「唔緊要喎 我話哂都係你 既女人 你玩殘我都唔緊要」 





「思 我會好好對你 我唔會俾你受傷既」 

呀思拎左支藥油之後就叫我入佢間房幫我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