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沖下涼 我幫呀思洗洗下頭我感覺到頭頂有野滴緊落黎我嚇到瀨尿流左少少落呀思隻腳到,點知我幫呀思洗完頭之後。呀思另轉頭幫我吹。
「勤 點解你果到鹹鹹地...」
我無言而對唔通同佢講我瀨尿咩 我望一望支洗頭水靈機一觸
「air... 我岩岩用左海鹽洗頭水幫你洗頭...」
「原來係咁...」
仆街喇 已經撞鬼 呀思仲搞到我洩陽氣 屌
含完呀思就刷牙 呀思不嬲用開綠茶味牙膏 而我就用黑人牙膏
不過隻鬼好似唔搞呀思 佢果支我見係綠茶味牙膏 但係我果支黑人就變左芥辣不過呀思一定中左幻覺所以見到我果支仲係黑人黎 唔得唔可以搞到呀思嚇親
掉哪媽頂硬上 去馬拎芥辣刷牙
屌雖然芥辣殺菌 但係我熱氣依家仲生飛滋




呀思好開心咁刷牙  而我就用住果支芥辣(向上刷向下, 不可放任胡亂刷)
講真 芥辣刷牙真係好痛 而且仲好攻鼻,芥辣不斷同我既飛滋摩擦,我真係想死。
呀思見到我刷牙刷到喊 
「勤 你做咩拎支wasabi刷牙...」
「思你見到依支係wasabi?」
「唔係wasabi係咩... 唔通真係牙膏?」
「我支黑人呢...」
「我沉日無拎啊我諗住我果支可以一齊用  諗住黎長洲食海鮮點wasabi好食啲所以拎左支wasabi」
屌...原來係我自己捉蟲唔關隻鬼事...仲諗住係幻覺黎
「傻瓜勤 你真係好可愛啊」




唔通屌呀思咩 佢根本唔知發生咩事
「嘿~你開心就好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