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完涼之後KFC到左喇因為我知道門根本開唔到所以就叫佢掉上黎露台好似飛機欖咁食完 好熱氣我仲爆左幾粒暗瘡但係我真係好攰我同呀思講聽日早起身去玩所以早啲訓不過隻鬼根本無放過我地我訓訓下教好清楚係凌晨兩點鐘因為我望左個鐘一下,係大廳既電話響起(鈴!鈴!鈴!)。
屌做咩 間房又唔係我地 點會有人打黎 呀思未訓醒係床到話
「你去聽電話喇~」
我地睡房到大廳有個轉角位,我就經個轉角位去聽電話點知有一側頭髮從天花板跌落我個膊頭,我因為好奇心而向上望。
天花板竟然冇野而我個東南西北指住正面
我望返正面既時候 有個紅衫女人企係我面前仲係好近半個身位都無,佢果側頭髮搭住我膊頭。我驚到嘩左一聲 驚到眨眼但係眨眼之後個東南西北停止左震盪 面前隻鬼又消失左 我係個電話前面,(鈴!鈴!鈴!)

我鼓起勇氣拎起個電話
「喂...」
無人回答但係傳出急促的呼吸聲仲有我岩岩講果句(喂)




「呼嗬呼嗬呼嗬呼嗬(喂)」
我覺得隻野一定係我後面所以我都唔敢另轉頭
「放過我地喇好唔好啊 我地又無做啲咩野」
個東南西北指向我後方 嚇到我流冷汗仲有有陣腐肉味係我身後
「呼嗬呼嗬呼嗬呼嗬呼嗬(放過我地喇好唔好啊 我地又無做啲咩野)」
呼吸聲同腳步聲越理越近但係 又唔係同一個方向傳出來
唔通... 唔通... 有兩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