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紅衫女無放過我同呀思,當我地訓到四點突然電話再次響起。唉真係擾人清夢,呀思佢覺得好唔耐煩。
「屌 邊個咁唔通氣啊 嘈完又嘈」
當呀思想出去聽既時候,我話
「等我黎 你繼續訓」
「嗯」

我諗如果我再聽既話會好似岩岩咁所以一拎起電話就收線諗住之後再跑返睡房,收線果一刻我背後涼一涼有陣陰風吹過 但係又無開窗 又無對流點會有風呢...我一另轉頭真係咩都無 但係手中既東南西北就不停向西方開開合合 西方就係我後面,我諗住返反房訓既時候。
電視左著 晝面只有雪花 沙沙聲
東南西北指向電視機





睡房傳出呀思把聲
「勤... 幾點啊 仲睇電視」
屌你估我想睇咩電視自己開...
「哦 好快我想睇下宣傳易」
「咁快啲喇 好寂寞啊」
「知喇」

我對住個電視機
「唔好搞我喇 如果唔係我滅左你...」
可能我太驚所以語氣就好似氹細路仔沖涼咁無啲威嚇性




電視馬上轉左去播(五億探長雷洛傳)
「秦沛:你大我呀?」
仆街隻鬼竟然同我對話...
「唔好再撚搞我喇... 屌你老母」
電視由停止左係秦沛果句你大我呀個晝面閃一閃就播(三五成群)
「廿八座大王:你估屌人老母唔使付出代價既咩」
 仆街 係唔係激嬲左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