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係我個東南西北只係對後面有反應腳步聲越理越近 我望向個轉角位 發現左唔係鬼而係呀思
「勤 聽個電話洗唔洗咁耐呀」
我個又東南西北停止左震盪,我發現左我同呀思一齊既時候隻鬼就唔會搞我地唔通係我打開銀包見到個陰毛護身符發出微弱既光 不過好似炸彈果條藥引咁就黎燒完。
唔通...個護身符真係有用? 不過我睇個樣好似就黎失效咁 我放低個電話
「唔係啊 房東打黎問我地玩得開唔開心姐 思 我愛你啊 可唔可以俾條陰毛我」
「勤 岩岩沖涼果時你無留意咩... 我脫左毛... 點俾到你」
唔撚係掛...想再整多個都唔得...
「勤 你唔仲意白虎咩 我仲諗住俾個驚喜你!」
「思 我唔係變態」
呀思鼓起個腮講




「你唔係變態做咩問我拎毛」
係喎 屌... 我唔係變態做咩要問呀思拎毛
死個陰毛護真係就快無光 我跑過去捉住呀思隻手
上床訓希望可以一訓就天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