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思攬住我係到喊 細細聲咁講

「杞姐姐佢好...好錫我 果次之後... 之後呀哥變哂... 佢好自責 一直認為如果當時佢係到 就唔會發生依件事...」

估唔到思哥係咁長情既人...

「估唔到你呀哥 係咁可憐...」

「係啊 杞姐姐佢 果時都有跟我呀哥打拳... 我呀哥依家日日去打拳 黎懷念之前既回憶... 而我... 就... 想盡最後一點心意 親自搵錢俾帛金  杞姐姐 所以先... 去左做援交」





我點點頭而呀思繼續講
「雖然係援交 但係只係陪人出下街 食下飯 無做啲不道德行 果時個客人要我著校服話俾多一千我 我係更衣室換之後俾佢偷拍左 一定係杞姐姐有保佑我令我遇上你 所以先... 有依家咁幸福」

估唔到喇... 杞果一腳同思哥既拳都係差唔多...不過如果冇記錯果一宗兇殺案 係開學之前幾個月發生既...可能真係 杞佢既安排 ...

「如果你咁講 杞姐...姐 就係我地既雞仔媒人...」

思微笑咁點點頭

「嗯 一定係 我相信」





我不停慢慢撫摸思個頭之後思訓著左 我抱左佢落床 而我就無攬住佢就訓係佢隔離自言自語

「杞 交呀思俾我喇 我會好好保護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