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豆老母從廚房拎出岩岩買既飯盒 同幾隻碗。

呀思開始習慣左我地屋企食飯。想食咩就夾咩 食幾多就?幾多。

我地買左芙蓉蛋 水煮牛肉 沙拉骨 同 京都骨

開飯喇~

我諗住伸出筷子夾沙拉骨既時候,我老母就叫停我。
「咪住 記唔記得今日係呀思既生日啊」





屌 呀思佢都講左唔洗幫佢慶祝... 女人真係好鐘意記依啲日子
咩生日啊 結婚週年啊 相識100日啊 屌咩都記咩都要慶祝 麻撚煩

呀思都唔好意思咁講
「唔洗喎伯母...」

我老母仲好意思咁話
「要既~要既 生日喎」





屌人地都講左唔洗...

我老母就走左去廚房

唉 就算點都好 都等埋老母先開餐

我老母同呀思講 
「思 我搵唔到蠟燭」

之後佢拎出左一支香




「不過我搵到一支香」

屌啊... 搵唔到蠟燭就拎支香 我呀思未死啊 老母...
我老母就一野插入左個芙蓉蛋到點火

「喂唱喇 做咩唔唱」
屌 做乜鳩...

我老母帶頭唱
「happy birthday to you」

我逼不得已同老豆都一齊唱 而呀思都跟上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呀思」
「...Happy birthday to me」





唱完之後 我老母叫呀思吹支香。屌... 果支香黎...

尷尬到我想搵窿捐 果一刻我只諗起岩布仙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