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係唔玩喇 認真幫佢洗頭

我禁一禁支洗頭水落隻手到幫呀思個頭按摩

我都知道我洗頭啲力道用得好

禁得呀思好舒服
「勤~ 勤~ 大力啲 落少少 係喇 係喇 呀~ 啊~ 好舒服啊~」

呀思不斷咁呻吟





今日係呀思生日就當佢女皇喇 我幫佢洗完頭之後 幫佢背脊按摩

不過呀思主動問我
「勤 你想點樣幫我 佢...地應該憎我」

「點會 你點都係佢地個女」

「放心喇 我幫你喇~」





我拍呀思背俾信心佢

沖完涼喇~

我老豆老母坐左係到話

「仔 點啊 係浴室做泥工」

屌啊 做乜野泥工啊...
「咩啊 我唔明喎」





不過呀思就係到面紅唔出聲

我老母就話
「估唔到你話 驚個厠所有鬼喇 原來驚到想搵窿捐 怕隻鬼搵到」

屌啊~ 我地都無...
「無啊... 我地只係... 沖涼」

我老豆就搭我膊頭
「明白既 岩岩厠所啲啪啪聲同咩大力啲 只不過係我地兩老既幻聽」

呀思竟然話
「你地無聽錯 勤佢搞到我好舒服」





屌啊 咩叫搞 係按摩...係按摩...我一手捉住呀思 沖左入去睡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