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呀思同床睇住佢訓係我隻手到個樣好放心 好舒服

佢真係好可愛,我開始理解到佢做咩成日都想我俾人誤會

因為佢想俾人知我同佢係情侶,所以先咁做。

可能因為咁做所以先有安全感,唔想我做其他女人既囊中之物

又或者... 真係覺得好玩。






雖然我隻手真係好痺...
不過都算,照訓

好快我就訓著左,我又開始發夢...
又係依個草原?我眼前又係有一棵樹,樹下面又係有個女人企左係到。
我已經意識到依個唔係夢咁簡單而係呀杞有野同我講
我走向個呀杞到。

「杞 做咩啊有野搵我?」





「係啊 晴佢有野搵你」

「晴? 有咩事」

「我都唔知 我只係傳話 聽日早上十點去到你留下果間柒仔到等」

「嗯 知道喇 你又可唔可以幫我傳話返俾佢」

「好啊 雖然我唔想做傳聲筒」





「係喇 未來大神仙 叫佢聽日到我屋企幫我整蛋糕得唔得」

「應該得 因為呀晴佢成日整蛋糕俾我食 好好味嫁」

「你估佢屋企仲有無多材料 可以借俾我」

「嗯 我睇應該有 因為真係有好多 我係時候要走喇 你慢慢訓喇」
呀杞講完之後就走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