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呀晴一齊搭升降機上我屋企,到左我門口我打開門我見到我老豆想街
「早晨 世伯」
呀晴見到我老豆就馬上打招呼

我老豆露出邪惡既冷笑
「勤 依你就係呀勤成日講果個女朋友?」

屌啊老豆 我條女係房到訓緊教啊
「唔係啊 同學黎」





呀晴就好識做咁
「我同呀勤 只不過係同學 佢講果個應該係呀思」

我老豆對住我笑
「仔 你果然有我遺傳」

仆街 你兜成個大圈黎讚自己果然好野
「唉 我當然有你遺傳喇 遺傳左你啲窮啊 老母呢」

「出左街飲茶啊 我依家都要出去」




講先佢就一支箭咁沖左出去

我叫呀晴跟我入廚房準備整蛋糕

呀晴問
「做咩無拿拿要整蛋糕」

「沉日係呀思生日 我又唔知所以我要補償返佢 想整個蛋糕俾佢」

「哦 咁開始喇」





開始打蛋喇 (啪~啪啪~啪啪啪~啪)

「勤 你識唔識嫁 搞到我成身都係喇」

「唔好」

有啲飛左去呀晴塊面 由於落左糖既關係 呀晴舔一舔嘴角
「好甜啊」

「係咁架啦 落左好多糖」

開始放入焗爐喇 個蛋糕係焗爐入面慢慢變大 呀晴又話
「入面好熱 慢慢變大」





雖然好似無咩問題,不過好似好意淫
「晴 我去厠所先 方個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