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幾分鐘,現實幾個鐘
我扎醒左 見到個鐘四點 因為我就怕起唔到 就教鬧鐘再去訓過

鬧鐘準時九點半響。

(鈴~鈴鈴~鈴~鈴鈴鈴)

我一野禁停個鐘唔想嘈醒呀思。

我換好衫落街 岩岩好係十點而呀晴都好準時係柒仔等我。





我見到呀晴雙手都拎住一袋二袋我諗返起。

我同呀思表白果一日,我同果次一樣唔想個女仔拎咁重既野

就伸出因為單身數年而強壯既左手。
「晴 等我幫你拎」

「嗯」
我同晴前往我既屋企路途中我諗返起沉日呀思叫呀杞係夢中搵我




「晴 你搵我咩事」

「勤 我咪話你之前有個大劫既 原來我算錯左」

吓 呀杞單野都唔係大劫?
「長洲果次唔係?」

「唔係 你同呀杞只係人生中既緣分 而我再認真睇睇 原來你係飛蛾撲火之相 
唉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咩野係飛蛾撲火之相啊 果次仲唔撚係大劫?
「大師咩係飛蛾撲火之相啊」

呀晴面無表情咁講
「如飛蛾之赴火,豈焚身之可吝 」

屌 講人話得唔得啊
「姐係點啊 大師」

「自尋死路 引火自焚 禍福有因 自作自受」

吓唔通我會自殺 唔好玩喇 我依家咁幸福 唔會自殺既
「有無得化解啊 大師」

「有 只要你 唔好做住何野就會無事」





屌拿星,我都知唔做野就會無事 屌講左等於無講
「哦 原來係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