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唏噓咁踏入房企,大廳中只有我老豆係到飲酒
屌依家先三點... 扮咩撚野
「老豆 女人去哂邊...」

「佢地岩岩一齊出左去買餸煮飯」
好喇 既然果兩個女人走左 得我同老豆兩個男人都好喇 問清楚先

我好認真問我老豆。
「老豆啊... 你係唔係幫我問左一份人壽啊」





我老豆好疑問咁答我
「做咩... 我幫哂你 同你呀媽買 唔係人壽黎 係綜合保險黎 咩都包哂 做咩啊 問依啲野」

「綜合保險?」

「係啊 綜合保險 有包哂人壽保 醫療保 家居保等等」

都好喇綜合保有咩都有得賠償不過有一樣野一定要問清問楚
「老豆... 如果 自殺 有無得賠....」





我老豆個樣馬上變得好火 怒啤住我
「死仔 你做咩問依啲野」

平時對我好仁慈又玩玩下既老豆,我第一次見到佢發火唔知做咩明明依家我連啲MK仔都唔驚,不過我依家竟然係到顫抖... 我仁慈既老豆...
「我... 唔想做包袱 我...」

我老豆一野摑落我 到打斷我既說話

(啪)
「仆街仔 你有勇氣死 做咩無勇氣生存」





啪一聲平時我幾鐘意既聲音 不過我呆左 雖然我老豆隻手做野已經做到起左多枕
不過果啲枕無阻隔到佢既溫暖,雖然痛但係好溫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