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到我係佢個仔,所以想我清醒不過唔識表達。

哼 真係 男人之間只有拳頭先可以溝通 不過唔通我打我老豆咩 俾雷劈架...
我只好雙膝跪低係我老豆面前流下我既眼淚。我喊係到喘氣。
「老豆... 我... 只怕係時日無多...」

我老豆坐係梳化到舉起杯孖蒸。

「仔 你睇下杯孖蒸 孖蒸係用熱力蒸煮已經發酵既米同水出黎既合成品 你就好似係我同你呀媽既合成品 其他酒既酒精濃度大概係三十度左右 不過雙蒸酒更可能達到到四十度或以上 所以我相信我同你呀媽既成品 雖然唔係咩出名貴既酒 好似茅台 五糧液果啲 不過都唔會輸俾其他平常既酒 我相信你一定會渡過到任何野」





雖然我好似有少少聽唔明不過應該都有佢既道理,因為佢都係人生經驗比我多。
我抬頭仰望我老豆真係好似個巨人。巨人唔係話佢既身型而係佢既氣勢。
「明白喇 老豆 我即管試下」

我老豆聽到之後伸出手拉我起身。
「仔 你大過喇 不過你要明白 你根本唔係我既包袱 而係我既財富 我相信唔只我係咁諗 你老母都應該係咁諗」

我老豆佢用支酒既蓋斟左一杯酒俾我
「試下 相信你會明白到依支酒既經歷」





我聽完我老豆既說話之後唔知係唔係錯覺我竟然飲得出
經過兩次蒸餾令到兩倍既香味濃縮係埋一齊

我同我老豆乾杯果一瞬間,我同佢既女人回家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