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個攝影師影完之後有第二個人話想搵呀思又影返一輯相,同樣呀思問佢
「只係影我一個?」

果個人答
「係」

呀思拒絕走黎拖我手
「咁我唔影喇 唔好意思」

就走左





我地繼續兜圈。路途中,有好多cosplayer搵我地影相影完之後同再拎面書或者係電話
動漫展雖然已經無咩野玩,不過我同思都識左好多個新朋友。
有好多個小遊戲我同思都玩哂然後我諗住買本書入左女僕書房。
周圍都係女僕但係我已經對世俗既浮雲無咩興趣。女僕姐最好的已經係身邊

行左陣都發覺無咩書岩自己。

走出書房既一瞬間呀思俾左班女仔捉左去合照。我見係女仔就係隔離睇住佢。
影緊相啲唔只係果班女仔。有兩個男既係後面影不過我見到佢地影既唔係全身而焦點只係放係下半身。




根本佢地就係為左影女拎撚住個鏡頭就以為自己係攝影師?

屌你老母根本只係一班拎撚住個相機既咸濕仔

我馬上屌左上黎
「你地班仆街影咩」

佢地仲好似好撚串咁
「影咩? 影相囉 關你撚事啊」





呀思聽到我同人鬧交就走左過黎了解咩事
「做咩啊」

我勁撚火咁話
「班仆街 一個就影你屁股 一個就影你腳 屌就算兩張相擺埋一齊都合唔到個人喇」

因為我好大聲吸引左周圍既目光 有幾個cosplayer走左埋黎幫口
「咪係 拎住個相機就係攝影師?」

「你地影衰哂其他攝影師」

「搵警察捉佢兩個喇」

果兩個人好驚不停道歉仲就諗住走。如果唔係呀思事情都唔會咁快就完
「俾佢地走喇 我覺得佢地好嘔心 唔想佢地出現係我面前」





走之前佢兩個已經都俾人影左相所以都唔驚應該今晚返去有野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