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動漫展之前果一日同樣都係思哥放監之前既一日,
晚上呀思同我都好興奮。呀思佢打開面書寫近況
(好野 聽日就可以愛莉上身同最愛的勤勤一齊去 大家動漫展見)

我明白到佢興奮係正常不過同樣引起我既不安。首先鬼父依一套野真係神作,
應該唔會無男既唔知,再加上思佢咁寫一定會引來四方八方面既狗公。

我要保護佢因為 佢係我既愛莉。
我攬住呀思訓所以好快訓著。





一起身就係七點
動漫展既第一日經我好多年去既關係我知道果個戰場係點。
如果十二點打後去一定排隊排好耐,天氣又熱。我自己無所謂但係依家我身邊有呀思係到我無得再無所謂,我唔想呀思大汗疊細汗所以我決定左一早就要出門。

我拍醒呀思佢都好合作所以我地就係八點半已經出左門口。
由於呀思佢唔想去到換衫所以就已經著左上身,我見係咁就跟佢著住去喇
我都無所謂既同平日既衣著都差唔多。

火車到我已經發現有好多個後生仔望住呀思,但係我又可以做啲咩唔通打佢咩。





去到灣仔都係十點仲可以食個早餐添。

我地食完個靚早餐之後就去會場。唔知係唔係我錯覺動漫展越來越唔好玩。
我地入左場都係十一點岩岩好,踏入會場果一瞬間已經有人圍住呀思話去合照。
我個人都覺得無咩問題話哂我都明白佢地有幾愛依一個角色,不過呀思見到只係有人搵佢自己影無人搵我影。
就一手拉埋我一齊影。
「嘿 哦多散~ 一齊影喇」

哦多散?唔通思佢講緊日文?  (註解:哦多散=爸爸)
本身都只係得兩三個後生仔一齊影,不過其他人見到有人排隊影都唔執輸。




猛係見呀思一齊影。我見到呀思佢好滿足,應該係已經搵到當中既樂趣。

短短十幾分鐘已經有起馬有二三十個人合照。不過影完之後呀思翹住我隻手
「勤 帶我行 我第一次黎」

「係我既榮譽 行喇 思」

呀思點點頭微笑 兩個小酒粒 面紅紅咁
「嗯」

我同呀思行左一個圈都無,就有個沙龍攝影愛好者叫停左呀思話想同佢影返一輯相。
佢拎出左個單反相機再加左支紅圈白鏡好似好專業。不過呀思諗左一陣
「只係影我一個?」

個沙龍攝影愛好者就答




「唔係你可以叫埋你個朋友一齊」

呀思聽到之後馬上答應左

我地唔想阻住其他人就走左去會場既一角
佢打開反光傘等等既野之後影左好多相。佢好有禮貌所以最後佢問呀思拎面書既時候呀思都俾左。佢連我面書都拎埋既時候果一刻我知道依唔係狗公而係攝影師。依啲人做朋友應該唔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