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呀俊佢頸上既佛牌搞到呀杞唔敢出手。

屌拿星 果啲神佛竟然保佑依啲賤人

呀俊不斷侵犯呀思,我又不斷反抗 我掙扎到我雙手係背後都感覺到係到流緊血

好快呀俊完左事,短短四分鐘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斥著呀思既喊聲
同樣係我同呀思心低留低左一份不能消失既記憶
「勤 你條女真係好爽」
佢講完就走左





呀思就爬過黎 用口幫我鬆綁 果一刻我發誓一定要報仇

我拎出電話無報警而係用傳送所在位置俾思哥 佢應該已經放左監

當思哥到左 見到呀思佢衣衫不整就問咩事

而呀思就無答只係識得喊

思哥佢一手 的起我




「發生咩事」

「思... 思... 佢俾人強姦」

思哥聽到之後一拳打落我到 好痛 不過都唔夠我個心痛
「邊個做既 我唔係叫左你好好幫我睇住個妹咩」

我就話
「思哥 你唔洗理 因為我要...佢比死更慘 你仲要達成呀杞既遺願 所以唔洗幫手」





「呀杞?遺願?」

我交代呀杞既遺願俾思哥知再俾果張黃紙思哥
「思哥 我需要幾個人同一架車 黎報仇」

「明白 到時你要叫我」

思哥除左件衫 披住呀思 同我一齊上埋車 返屋企

我開始計劃報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