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後呀思抑鬱左一日。我點打電話,就算去佢屋企拍門佢都唔應,我明白到佢受左好大打擊,我都唔知應該點做好。

第二日我落街買左幾支啤酒諗住自己劈,當我想返 返上樓既時候。呀思岩岩好主動打俾我。

我第一時間話
「喂 喂 係唔係呀思啊 喂 你有無事 你知唔知我好掛住你 我好擔心你 思 我好想見你」

呀思把聲好沙 我諗喊左成日
「勤... 我... 已經唔係... 你專屬既...」





咩撚野專屬啊 我愛既唔係你果到啊 我愛既係你個人
「思 係唔係都唔緊要 我想見你」

我講完之後只係再次聽到呀思既喊聲
「思 你係唔係係屋企啊 我上黎搵你」

不過呀思既回應只係一句
「再見」

之後收左線





我抬頭望上呀思住果個單位心諗 應該唔會做傻事掛,但係好多人係樓下圍觀。令我都好好奇向天台望左望。

有個女仔坐左係欄桿到,睇真啲。

原來係呀思,果一刻我個心好痛,好亂。
我拋低果一袋啤酒,沖埋去佢住果層樓。屌 升降機停哂係十幾樓,屌 我唔可以再等,唯有跑樓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