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呀思出左去會展外面。眼見果兩個大陸人仲有跟住,我忍唔住講左句。
「屌 跟尾狗」
然之後引起左呀思既好奇
「勤 咩跟尾狗啊」
死唔講都講左出黎都要一一交代俾呀思知
「思 我地俾人跟蹤啊」

「吓... 唔會掛 我地又唔係有錢 又唔係得罪左人」
呀思講完好似明白左啲野
「咪住 好似...」





我點點頭
 之後呀思就繼續講
「勤 一定係你果十萬...」

頂... 果十萬算係咩啊...
「唔係啊 你記唔記得邊個呀俊」

「呀俊? 啊... 我叫人打果個」





「係啊 佢搵啲大圈仔返黎報仇啊」

「唔撚係掛 佢咁撚夠薑...」

「係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