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到呀思起馬都有少少知道發生緊啲咩事就一野公主抱抱佢跑去的士站,
身邊啲人都話洗唔洗咁浪漫啊。
不過果兩個綁匪應該知道自己俾我發現左就已經唔再潛伏觀察而主動出擊。

佢地兩個追住我,因為呀思俾我公主抱緊所以可以望到後面,呀思指住佢地。
「勤 你睇下... 係唔係佢地兩個啊」

「係啊 佢地就係果兩個大圈仔」

我地同果兩個綁匪既距離大約係50米到





好彩唔洗到的士站係馬路邊已經有一部的士,我同呀思沖左上去果架的士到。

講好左去邊之後,我同呀思佢好安然無恙咁坐左係的士到。

好快呀思就問我係唔係一早就知道會出事。我就好誠實咁承認左。

呀思聽到之後就發脾氣話我
「你今日咁緊張我 今日啲情緒咁唔穩定 就係為左依件事  勤 你做咩依家先同我講啊」





呀思好似真係嬲緊...
「我知道你期待左好耐 再加上我唔想因為佢而影響你既心情啊 思」

呀思聽到之後眼濕濕個頭依靠我既上胸用雙手好似打鼓咁打我
「衰人~ 衰人~ 衰人 衰人 衰人衰人衰人衰人」

呀思真係好得意如果我會因為佢而無左條命我都覺得值啊,我輕輕一隻手抱住佢另一隻手就攬住佢個頭安撫佢。
「思啊 放心就算你有咩危險我都會博埋條命黎保護你 所以唔洗驚」

「勤 唔洗既 大可以一齊去面對啊 無理由一直都要你保護我嫁 衰人」





原來呀思係咁諗既
「唔洗啊 你已經為我做左好多野喇 思 如果唔係你 我依家都仲係屋企坐左係到 因為你賦予我第二條命啊 因為你我先可以改變 所以你係我既寶物 無人可以恰你 除左我之後」

「嘿 衰人 我先唔會俾你恰啊」

「睇下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