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好清脆  把摺刀插入左我既腹部  因為我見到佢向呀思沖埋去既時候我已經咩都唔理 打開雙手幫呀思檔 雖然係痛 不過總算係一件好事 因為呀思佢無受傷。

呀思呆左企係到,我就另頭問呀思佢
「有無事啊 思」

同一時間思哥佢沖左埋泥一野禁低左呀俊 舉起拳頭
「屌你老母 想捅我呀妹?」

不過係思哥想出手既時候我叫停左佢
「思哥 停手 依啲人係要搵法律去懲罰佢 再加上...」





講到依到我突然之間 無哂力 訓左係地下 呀思佢馬上跪低諗住推醒我
雖然我係訓左係地下 不過我都仲未失去知覺 呀思不停推我 不停喊住咁係到講
「勤 你唔係腹肌好勁既咩 做咩俾把刀仔吉左一野就訓左係到喎 衰人 你又呃我 衰人 又話自己好勁 起身啊 快啲起身 」

我感覺到我下半身開始無知覺,好凍 真係好凍 唔通我咁快就玩完?
係我就昏迷既時候我見到個著住黑衣既男人行左埋黎話
「嘩 發生左咩事啊 」
然之後佢用雙手按我既下腹佢舉返起手既時候滿手鮮血 吓我流左咁多血...
「快啲叫救傷車啊 要 即刻做手術啊 如果唔係就可能會死 因為佢傷左要害」





呀俊聽到之後個好樣驚 可能佢都無諗過可能會殺死人所以佢就話
「超 只係插一野個肚就會死 你唔好玩我喇」

個黑衣人就駁返佢
「你知唔知肚左上邊就係胃同脾臟而右上就係肝仲有下腹就係腸就算只係俾人打 內臟既血管都會可能因為果下力既壓迫而膨脹會搞到血液循環受阻再者如果脾臟 肝臟  腎臟破裂出血既話 可以係數秒鍾之內見閻羅王」

聽到依到思哥都有啲情緒出左黎
「係 個黑衣人講得無錯 之前我為左拎冠軍所以我師父叫我打拳要打要害 
咩喉嚨啊... 太陽穴啊... 氣門啊 真係有一次 我係擂台上面 打死左一個有為青年




不過因為比賽之前簽左生死狀 所以我無事 之後所有賽事我既對手都怕左我所以全部投降 我就好輕易拎到省港澳冠軍 依家啲人叫我擂台上既殺手 思認真 真係要叫救護車」

呀思聽到之後佢拎起手機打左三條九
「喂 依到係XXXXX 有人俾人捅左一刀啊  快啲救下佢喇 快啲啊」

好快救護車到左 我連埋呀思坐救護車到左醫院 而思哥佢就同俊同果兩個大圈仔去左警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