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呀思落左的士,思哥同啲手下岩岩好到之後黎接我。
「勤 點啊 你講果啲人呢」

呀思就望住我同佢呀哥
「勤 呀哥 你地兩個瞞著我 你地真係好野 不過算喇你地都係為我好姐」

我同思哥就同時
「你明白就最好喇」

不過係果個時候有一架貨車岩岩到左。




有三條友沖左落車 我睇真啲係俊同佢果兩個大圈仔
拎住支鐵通向我地跑埋黎

當時我地手無寸鐵唔知點反抗好連思哥班手下都淆 黎唔切反應
不過好彩有思哥佢依個省港澳冠軍 幾下手勢就搞掂曬

佢地三個就俾思哥同佢班手下夾住左係到問話
「點解你地要搞佢地」

果兩個大圈仔就話




「受人錢財替人消災」

都係一個好理由黎而問到呀俊既時候佢好激動
「係條八婆同個死毒撚搞到我留班 屌拿星 之前我溝條八婆既時候佢又唔受 睇下毒撚就受 咩世界啊」

思哥慢慢行到呀俊身邊一野摑落佢到
「屌你老母 八婆前 八婆後? 你睇下你咩新鮮蘿蔔皮  賴蝦毛想食天鵝肉? 柒頭」

就係果一野搞到呀俊暴走,佢推開左啲人 向呀思沖左過去。係沖既途中 佢係褲袋到拎出一把摺刀出黎一到大叫
「唔俾我溝 又搞到我留班? 屌你老母 去死喇」





因為太突然所以連思哥都黎唔切反應。

噗 一聲 刀插入腹部

而呀思呆左咁企係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