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我觀察所得,冰晶龍攻擊模式有幾種:兩手的近身鉤爪單次或連續攻擊、尾巴掃擊、撲擊、突進和從口部發射出爆風範圍極廣的巨型冰塊炮彈,我相信牠體力一下降,攻擊模式一定會再增多。」悠介流暢地分析著冰晶龍到現時為止出現過的所有攻擊方式。

「還真是棘手,這龍的速度比想像中還要更敏捷啊!而且防禦力超高,普通攻擊根本對牠傷害不大啊。」貓爺頭痛著。

「對,但我想牠的高防禦力應和身上的鱗片有關,我們可以先集中攻擊冰晶龍一個位置,看看能否破壞其鱗片,減低防禦力?」

「就這麼決定吧,不過... ...大家的回復道具數量如何了?」

眾人齊搖首,根本不用開口說出來已經知道答案就是「零」。



「我的大劍快要折斷了,克里斯沒有了盾牌,而愛麗絲的雙劍已經... ...」貓爺掃視著大家手上的裝備,嘴巴上雖然還是掛著永不放棄的言詞,但以現時眾人的裝備狀態來看,情況一點也不樂觀,貓爺慎重地思考著,沈痛道:「愛麗絲,你身上還有後備用的武器嗎?」

「沒了... ...」

「沒武器戰鬥的話是很危險的,我可不想看見自己的同伴隨便犧牲,所以... ...」

「不,貓爺先生,我... ...」愛麗絲連忙發言,因為她深知大家一定會先勸喻自己離開,獨自回城,她才不甘願棄大家於不顧,自己逃跑。

「謝謝你,愛麗絲,但... ...」貓爺雖然明白愛麗絲的用心,但沒武器在手的情況之下,和冰晶龍對抗根本和自殺沒有兩樣。



愛麗絲低下頭,回想著領地爭奪戰開始之後,每一次也是大家在拼命保護自己,自己卻躲在眾人身後,沒什貢獻,一臉難過,但愛麗絲深知強行留下來也幫不上什麼忙,所以沒有再說話,默默地點頭贊同貓爺的提議。

「我明白了... ...」

「等等... ...」

悠介呼出道具欄,即時實體化了一把備存起來的「品質粗糙的鐵製長劍」,然後遞給了愛麗絲。

「克里斯、這是... ...!?」愛麗絲不知所措道。



「這是我的後備武器,那愛麗絲就可以繼續戰鬥了。」

「克里斯... ...」

「武器損壞了也不要緊,這武器我倉庫裡多的是呢,所以請放心使用吧。」

「謝謝你,克里斯... ...」愛麗絲沒有推搪,連忙點頭道謝,接過武器後便將其登錄並裝備起來,但一握到手上之後,武器的重量有點出乎愛麗絲的意料之外。

「因為是次級品長劍的關係,重量會比你使用的雙劍為重,但你的細劍技能還是用的上的,不過效果可能略遜一籌了。」

「嗯,明白了。」感激悠介好意的愛麗絲連忙點頭。

「想不到克里斯還有另一手準備呢!」貓爺連忙讚好。

「我習慣多帶一套裝備備用的,雖然會大大加高個人負重量,但我覺得是值得的。」悠介再實體化道具欄裡的一塊「精練鐵盾」並裝備到身上。



「克里斯果然心思細密!」貓爺舉起姆指。

「我相信只有你才不會做戰前準備吧... ...」尤娜吐槽道。

「太好了,那愛麗絲也可以繼續戰鬥了。」貓爺雙眼發光道,再次回望一直等待他們準備齊全的冰晶龍。

「貓爺,我站在冰晶龍的前方引開牠的注意,然後你們以冰晶龍的左後腳位置作為攻擊重心,盡量一擊脫離,雖然還得小心牠的尾巴掃擊,但相信會比站在牠前方 180 度的位置來的安全。」

「好,作戰方針就這麼定吧!」

「是!!」

「下半場開始了,我們上吧!」



貓爺送達作戰指令之後,眾人一同上前,再次挑戰眼前的冰晶龍。看著貓爺一行人直衝向自己,冰晶龍吼叫起來,像是再次接下眾人的挑戰書之後迅速一躍上前利用鉤爪作出連環抓擊,各人見狀即時散開,並開始實行悠介提議的作戰方案。

悠介單人站在冰晶龍的前方,但他從沒打算強行進攻,只是在中距離邊利用劍氣擾亂冰晶龍邊小心迴避其攻擊,為求將所有的仇恨值都集於自己身上;貓爺和愛麗絲嘗試繞到冰晶龍的兩側打算一左一右進行夾擊,為求盡量走進牠的死角攻擊,但兩人的攻擊模式都是以一擊脫離為首選,當冰晶龍都將注意力集中到悠介身上的時候再偶爾來多一記追擊;尤娜自知自己的體力是所有人當中最薄弱的一個,所以不敢輕舉妄動,由於冰晶龍的敏捷度很高,生怕當自己使用發動時間太久的大型魔法的時候會被冰晶龍來一記追擊,而自己又不會中斷詠唱的技能,所以尤娜選擇能快速施展的魔法盡量攻擊冰晶龍的雙翼。

攻擊比預想的來的有效,冰晶龍的左和右後腿的位置真如悠介所想的一樣較為安全,因為冰晶龍並不能把頸引伸至後方發射冰晶炮彈,所以後方的攻擊模式就只有尾巴掃擊,只要不大貪心急於進攻的確可保性命,正因如此,大家所承受的傷害比預期為低,雖說大家的體力還是因冰晶龍的霸道攻擊判定區域所傷,就算是僅僅擦身而過也會有所減少,但這些都不致於一擊致命。

「嗄嗄嗄嗄嗄嗄呀!!『奮力砍擊』!!」

剛好閃過冰晶龍尾巴掃擊的貓爺看準時機,在多次攻擊的同一位置上使用一記重擊,劍刃狠狠地砍到冰晶龍的大腿之上,使其鱗片出現了一道小裂痕,貓爺並不貪心,擊中後沒有再追擊,即時拉開與冰晶龍的距離。

「哈,怎樣呀,體型這麼大反而增加了自己的死角嘛!」貓爺像是因看透冰晶龍的攻擊模式而頓感輕浮。

冰晶龍一個急轉身,向著貓爺一撲上前,打算利用鉤爪攻擊,但同時被悠介和愛麗絲的劍氣攻擊擊中了頭部,稍稍將其動作截停。

「大感謝!大家再加把勁,我相信勝利終歸我們!」



正當貓爺以為隊伍處於優勢之際,眾人像是蚊子般的騷擾攻擊終於觸怒了冰晶龍,牠在毫無先兆之下先利用巨大的雙翼包裹自身然後迅速一躍起來,急速躍動所產生的烈風將所有人吹開,自轉了一圈的冰晶龍於半空再次張開其雙翼,及後仰天咆哮起來,廣域的衝擊波傳至山頂雪原的每一個角落,將在場的所有人伴隨慘叫聲全數震飛至崖壁邊緣,吼叫聲跟之前的完全不能相比,除了令人感震耳欲聾之外更令在場所有人增添一種無形壓力,體力同時強制減掉了現有水平的一半!

「發、發生什麼事了!?」貓爺蹣跚地站起來。

「冰晶龍... ...什麼來的!?」

悠介瞪大眼睛,發現在半空中緩緩拍動雙翼的冰晶龍四肢、頸及其背部的鱗片全數立起,而且身上不停捲纏著猛烈的暴風雪,雙眼散發冷豔藍光的冰晶龍終於認真起來了。

「不會吧,剛剛那個型態只是跟我們玩玩而已嗎?現在這個才是冰晶龍的真正姿態啊!!」悠介驚愕道。

冰晶龍長長的怒吼,且不停拍動雙翼,頓時令整個山頂雪原刮起暴風雪,四周的溫度明顯下降,部份崖壁開始結成冰塊,而就算悠介他們穿著整套雪山裝也感受得到一陣陣寒氣。強烈得像是颶風級別的暴風雪吹襲著眾人,完全不能得彈,只好蹲下身子盡量將重心往下移,因為風力之大真的能將大家輕鬆捲起。

「這風力... ...比山腳下來的更猛呀!」貓爺將大劍用力地插到雪地之上,但身體明顯地不停搖擺。



「根本... ...根本想動也動不了!」悠介極力與暴風雪抗衡,但都事與願遺。

冰晶龍眼看著眾人東歪西倒後終於停止其咆哮,叫聲消散之後暴風雪稍微減弱下來,冰晶龍再度降落於雪地之上,但其身上捲纏著的風雪效果依舊存在。

「風力減弱點點了!」貓爺高呼。

「得小心點,既然冰晶龍的形態改變了,先不談攻擊力,我相信牠的攻擊模式一定會有所改變,特別是牠炮彈攻擊,一定會更快更廣,之前的戰略準不管用了。」悠介連忙提醒。

「那我們先不要打埋身戰,只作遠距離的散亂攻擊吧?」

「好!」

決定好新策略的眾人即時四散開來,各自走到冰晶龍的四個方角位置,同時以遠距離技能進行攻擊。

「... …『術擊‧冰針』!」

「『氣旋刃.三連』!」

「『劍氣.剛』!」

「『花之舞.萍』!」

四人的攻擊同時飛向冰晶龍,正當以為能對冰晶龍造成一點點傷害的時候,四人可目定口呆,眾人的劍氣和冰魔法還沒碰到冰晶龍分毫的時候就已經被其身上的暴風雪氣流全數抵銷了。

「不會吧?牠身上那道氣不只是視覺效果來的啊!這根本就是個保護罩啊!」貓爺不敢置信起來。

「這下可棘手了,難不成我們要先想辦法解除其護盾才可繼續給予冰晶龍傷害嗎?但我們究竟要怎麼做... ...?」悠介即時運轉腦袋,力求想出應對方法,但可惜至今為止悠介從沒聽說過怪物擁有「護盾」類的技能,是不是經過一定時間之後護盾就會自動消失?會不會需要將怪物的體力下降到一定程度之後就可將其解除?還是說要利用地型或是什麼特殊道具才可以將護盾相抵銷?隨便想想便假設了這麼多可能性,悠介越發沈思下去。

冰晶龍輕輕一躍至半空之中,然後往四人所在的位置連續噴發一個空氣彈,眾人慌忙逃跑迴避,當空氣彈擊到雪地之上後瞬時變成一個夾雜雪花的龍捲風直捲上天,產生強烈的風拉力,使得眾人再次不能動彈,就算將重心下移也全無作用,而 STR 值最低的尤娜更慢慢被拉向龍捲風的中心。冰晶龍看準時機,從半空之中向尤娜的位置急降,鋒利的鉤爪狠狠地劃過尤娜的身體,一擊便輕鬆將她的體力槽扣減至零,尤娜即時全身變成灰色,飛墮遠處後癱軟倒在地上。

「尤娜醬!!!!」

「尤娜小姐!」

眼看著同伴的「死亡」,貓爺瞪大雙眼怒號起來,在龍捲風減弱的瞬間貓爺無視一切揮劍直衝向冰晶龍發動攻擊。

「貓爺!!別魯莽... ...!」

「受死!!!冰晶龍!!!」

悠介的說話還沒傳達到貓爺的耳裡之前,貓爺已一躍至高空打算利用大劍向冰晶龍的頸部直砍,但劍刃還沒擊中目標之前,貓爺已被冰晶龍身上的氣流吹倒地上,貓爺沒有放棄,打算利用大劍的突進技能強行突破護盾,但冰晶龍卻先行引頸深吸,從嘴巴噴射出捲纏著無數雪花的巨型龍捲風。

「貓爺!!!!!」

實在令人難以置信,貓爺在眾人面前立時結成一個大冰塊,冰塊中的他依然保持著揮劍直刺、吶喊大叫的姿勢,體力在瞬間扣減至只有一點,冰晶龍一躍上前利用鉤爪攻擊,一擊便將貓爺身上的冰塊連同手中的大劍打的粉碎,冰塊紛飛的同時將貓爺的體力一下子扣減至零,身體變成灰色的貓爺倒卧於雪地之上。

「要怎樣才可以勝利?護盾要怎麼破?遠攻不行連近攻也不可以,究竟要怎麼做!?難道因為我們的職業等級太低了?技能熟練度不夠嗎?要特定武器嗎?還是說需要有特定npc在場?會不會根本就是怪物的設定出差錯了??... ...」

「克里斯... ...?」

悠介的雙瞳晃動著,腦袋頓時亂成一團,一心在思考籠牢中掙扎逃脫著的悠介變的失神,完全察覺不到冰晶龍正一步一步的向著自己前進。

「克里斯,快逃!!!」

在遠方的愛麗絲看見悠介一動不動地原地站著,即時掉下手上的長劍,用盡力氣前衝,冰晶龍停下腳步,深吸口氣後即時向悠介噴射出冰雪旋風球。

「!!!」

就在旋風球快要擊中悠介之時,愛麗絲用盡餘下的氣力一手推開悠介。

時間像是瞬間減慢下來,悠介眼看著愛麗絲慢慢被捲上半空之中,體力槽在一瞬間扣減至零,及後在半空中落下,悠介看著愛麗絲的嘴巴正在訴說著什麼微微開合,但由於角色已經「死亡」,聲音並不能傳達的到,及後重重地摔落到雪地之上,遊戲角色慢慢變成灰色,一動不動地躺在雪地之上。悠介瞪大了眼睛,久久不能給予反應,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是真的,愛麗絲竟然為自己抵擋攻擊而「死」,這一幕不應該出現的,自己為什麼沒能保護大家?都怪自己能力不夠,如果自己的遊戲角色能力更強的話,不只是愛麗絲,連貓爺、尤娜他們也不會這樣輕易「死」了,結局不應該是這樣的。

「愛、愛麗絲~~~~!!!!!」

冰晶龍再次仰天長吼,叫聲震盪著山頂雪原。

「... ...冰.晶.龍龍龍龍龍龍龍龍龍!!!!!」

無視著吼叫聲不停扣減自身體力的悠介單手掩著耳,並從自己的冒險者便攜包拿出了為是次領地爭奪戰而準備的唯一一顆「忍耐之種」。啡色的堅果外形圓圓滾滾,但有著無數不規則的坑紋,大小如掌心一半。悠介一口氣將「忍耐之種」吃進肚子,防禦力提升的視覺效果即時由腳下升上天空,悠介漠視一切向著冰晶龍方向直衝,鉤爪的攻擊即時襲來,悠介使用複合式防禦技能舉盾抵檔,但被蠻力輕鬆擊飛開去,體力即時扣減至瀕死區域,在快要飛墮雪地之上的時候悠介使用「受身」技能翻了個筋斗,稍稍減輕了倒地的傷害,穩定身子之後即時使用劍氣攻擊,一如所料都被冰晶龍的風雪障壁一一抵銷,冰晶龍一撲而至,悠介瞬時利用突進技能逃脫,繞到冰晶龍身後向其沒有風捲的尾巴末端進行連續攻擊,橫掃而至的尾巴攻擊被悠介看破,一躍避開之後利用空中急降的劍技狠狠地劃過冰晶龍的飛翼末端,悠介沒有停下來,先利用劍氣攻擊冰晶龍的頭部後再次繞圈跑至牠的另一側繼續發動攻擊。



悠介漠視一切、不再思考、不受遊戲資料攻略所規限、以豁出性命的方式向冰晶龍持續發動攻擊,成功將冰晶龍尾巴一末荊棘砍斷。冰晶龍怒號起來,捲纏自身的風雪變的更凌厲,將悠介吹飛開去,就在悠介著地的瞬間,冰晶龍的口中噴射出冰龍捲,來不及閃避的悠介唯一能做的就是高舉盾牌再以防禦技能抵擋,但無濟於事,「忍耐之種」給予的能力提升效果時間宣告完結,同時被風雪捲襲的悠介,盾牌慢慢結成冰塊,然後左手、以至半身,都續一化成冰塊,動彈不得之際,冰晶龍一躍上前,利用鉤爪向悠介全力攻擊,擊碎冰塊的同時在身上劃出一道深痕之後被擊飛至崖壁邊緣,飛出了會心傷害之際,悠介的體力槽瞬間扣減至零,映入眼簾的最後影像只有冰晶龍矗立於暴風雪之中、仰天咆哮的王者姿態...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