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啊啊啊啊啊~~~」泥怪向著悠介他們張口大吼,本應佔據著荒廢泥地的地鼠衛兵團像是害怕起來,生怕悠介和泥怪的戰鬥會殃及池魚,紛紛鑽回地底躲藏起來。

武藏環視四周,觀察著所有的地鼠衛兵都撤退,確認現場環境的穩定之後,手握著太刀一口氣衝上前發動攻擊,刀光狠狠地迅速劃過泥怪的身體之後武藏即時轉身再一記橫向斬擊,向泥怪作出迅速的二連斬擊。

「蠻力儲蓄!」博多同一時間高舉手中的戰斧高呼技能,及後一道道紅色劍狀圖案的氣炎效果由博多的腳下緩緩升起,接著他雙手緊握著戰斧一躍至空中高呼著再使用另一個攻擊技能︰「奮力砍擊!」博多翻了個筋斗後將戰斧往泥怪的頭部位置狠狠的向下轟去,在擊中泥怪的頭部之後,斧刃位置直接砍到地上,給予泥怪多段的傷害,而在斧刃擊到地上的一刻出現了小範圍的爆風效果,把泥怪往後吹飛了少許。

「欸?為什麼吹飛的距離就只有一點點的呀?」博多看著眼前的泥怪,因剛剛的攻擊得不到預期的效果而頓感詫異。

「莫啊啊啊啊啊~~~~」泥怪把兩隻長長的泥手臂一伸後自轉起來,狠狠的將站在身邊的武藏和博多擊飛開去,兩人差不多跌倒在地的時候翻了一個筋斗穩穩地站到地上。



剛剛兩人的攻擊本應出現令人期待的傷害數字,然而事實剛好相反,他們兩人的攻擊都只是給予泥怪合共8點的傷害,泥怪的體力槽像是沒有扣減過的一樣,不痛不癢。

「真的是所有斬擊類攻擊都不太湊效啊,我還以為加強了攻擊力多少會給予這大黏土多一點的傷害。」博多退回悠介身邊後道。

「是的,暫時以我們三人手上的武器來看,不能給予泥怪更大的傷害的。對了,請問一下,博多會使用打擊系的武器嗎?」

「打擊系?你是指戰鎚那些武器嗎?」

「對,我只有修練長劍和盾牌的技能而已,戰鎚和法杖類的打擊系武器的熟練度可說是零,雖說盾牌是打擊系的,但我沒有真正的攻擊技能可用啊... ...」悠介坦白道。



「我也是啊,我只玩斧頭類的武器。」

「那武藏應該只擅長使用太刀吧... ...」

「Bingo!你猜對了!」博多豎起了姆指,但悠介這一刻卻沒有因猜對答案而感到高興。

「莫啊啊~~~~!」泥怪張開大口,從口中發射了一記巨型的「泥漿炸彈」直飛向悠介和博多的位置,兩人驚覺到之後即時慌忙地一左一右的飛撲迴避,泥漿擊到地上之後產生了無數小型的泥漿向四方飛散,差點擊中他們二人。

「喂!你這大黏土,別在別人對話的時候偷襲啊!」博多舉起戰斧憤怒的指向泥怪道。



「... ...它... ...AI而已啦,聽不懂你說話的... ...」悠介無力的建議著。

武藏看準時機再次衝上前作出斬擊,但都不太湊效,及後再次和泥怪拉開距離靜待著。

「所以克里斯之前說『欠缺了一個很重要的隊員』的意思就是想說我們沒有人會使用打擊系武器囉?」博多好奇的問。

「不,我不是指這個,我的意思是想說,如果這刻有會使用冰屬性或是水屬性魔法的魔法師玩家在就輕鬆多了。」

「冰屬性?噢!雪怡最擅長冰屬性魔法的!雪怡!拜託你... ...糟了~~~!」博多雙手抱頭吶喊︰「雪怡她人在普羅芬絲遊玩啊,真可惡,她就只會玩啊!要不讓我傳個短訊給她叫她快來支援我們。」

「... ...算了吧,倒不如我們先撤退吧... ...」

「嗯,既然如此... ...」博多低頭沈思著。

此刻的悠介以為博多真的會選擇撤退,但一秒之後他覺得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就這麼決定!」博多雙眼發出光芒,眼神充滿更強大的幹勁:「我們的攻擊又不是完全傷不了這大黏土,1點傷害就1點傷害吧!如果大黏土有1000HP的話,就讓我攻擊它一千次,HP有十萬的話就讓我擊中它十萬次!」

「你、你認真的嗎!?」悠介聽後把咀巴張的大大。

「大黏土,快讓我擊倒然後掉出稀有道具吧!」博多準備攻擊。

「嘩!你來真的啊?」

「迴旋砍擊!」博多再次往泥怪前衝,在差不多接近泥怪的時候發動攻擊技能,他把雙手和戰斧舉起形成一直線後開始往前自轉,斧刃多次狠狠地劃過泥怪的身體,1點的傷害數字多次飛出之後迴轉技能也停止了。

「好!再來!」博多打算繼續攻擊,但對泥怪來說完全是不痛不癢,反而令它更感煩厭,對博多的仇恨值大大提升,及後它高舉泥手臂,打算狠狠的往博多的位置準備攻擊,此時武藏立即從泥怪的後方作出攻擊,一道劍光閃過之後,雖然還是只能給予1點傷害,但卻阻停了泥怪的攻勢,博多立即退後,站到武藏身旁。

「噢!武藏,謝謝你!」



武藏微微點了點頭回應。

「看來他們兩人真的想就這樣擊敗泥怪啊... ...手上又沒有屬性武器,就這樣砍可砍到明天天亮了... ...」悠介頓感無奈,同時真心敬佩著博多和武藏誓要擊敗泥怪的決心。

正當悠介還在呆站的時候,博多和武藏繼續接連向泥怪攻擊,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泥怪也不是只有被打的份兒,多次使用泥手拍擊之外,還有自身的迴轉攻擊,令博多和武藏難以作出近身攻擊,而他們二人的體力在不知不覺間扣減,雖說他們二人的攻勢很凌厲,但由於傷害值一點都不高,長遠看之下還是處於劣勢。

「... ...!」武藏欲想上次攻擊,但頓感無力的跪坐地上,因為現世中的他肚餓值快接近臨界點了,精神快集中不了在虛擬世界之上。

「莫啊啊啊啊~~~~!」泥怪張開大口,從口中向武藏發射一個圓滾的泥漿炮彈。

「鐵壁!」就在炮彈快要擊中武藏之時,悠介上前使用盾牌技能為武藏擋了下來,然而衝擊力之大令悠介撞後了一段距離,體力也扣減了。

「感謝你,克里斯君。」

「客氣了,欸?... ...」悠介看著手上的盾牌,突然感到重量是平時的兩倍,細看盾牌的前方竟然黏著了一大片泥漿︰「糟了,我也忘了,是『增重』的負面效果,泥漿炮彈擊中玩家之後會有一定機率令玩家的裝備重量增加的。」



「克里斯君!」

正當悠介在意盾牌的事之時,泥怪連續向著悠介和武藏的方向發射三發「泥漿炮彈」,好不容易地兩人安全避開了。

「武藏,克里斯!沒事嘛!」站在遠處的博多呼叫著。

「還好... ...」悠介回應道。

正當博多打算再攻擊泥怪的時候,泥怪將兩隻泥手臂不停來回朝天揮舞,在泥手的末端飛出了無數的大型泥土,從天空之中降下到它的四周,在大泥土擊到地上之後爆散了小量擁有攻擊判定的泥漿,然而大泥土並沒有因撞擊地面而消散,反而慢慢升起,最後變成了一隻樣貌和泥怪一模一樣的怪物,只是體型上比大泥怪細小五倍。

「什、什麼來的?」博多疑惑道。

「這些是『泥怪小兵』,是泥怪的其中一個技能來的,小心這些小怪物會使用和大泥怪一模一樣的技能。」



「莫啊啊啊~~~~~」泥怪一聲令下,泥怪小兵即時緩緩的一擁而上,由於泥怪小兵的體質與大泥怪毫無分別,悠介他們的所有攻擊都只能給予1點傷害,而且數量上之多,令悠介他們差點應接不下。

「雪怡~~~ 這刻的我好掛念你呀~~~ 嘩!」博多差點被泥漿炮彈擊中,飛撲至悠介的身邊。

「如果我手上有帶『冰晶藍結石』就好了,再這樣下去會滅團的... ...」悠介碎碎念著。

「『冰晶藍結石』?」博多反問著悠介︰「如果有這石頭會怎樣了?我有啊。」

「你有?太好了!快拿出來投擲到泥怪身上吧!」悠介萬分雀躍道。

「投擲?為什麼?」

「『冰晶藍結石』其實是可用作攻擊道具的,只要將這石頭投向史萊姆類的敵人身上的話是可以將它們凍結起來的,被冰封的時候所有斬擊類武器的攻擊都能變的湊效一點。」

「但石頭之後會怎麼樣了?」

「粉碎。」

「欸~~~?我不要啊!這顆寶石可是我今天做任務時偶然得到的,就只有一顆啊。」

「但再這樣下去... ...」正當悠介勸說博多之際,大泥怪向悠介的位置發射「泥漿炸彈」,完全轟中了他和博多,一聲慘叫之後雙雙被炸飛,體力也降至黃色區域。

「痛... ...一時分神... ...博多,拜託你了!」

「不!反正又不是贏不了,我們還是繼續砍他就好啦!」

顯然博多全無使用「冰晶藍結石」的意思,眼見武藏開始支持不了,回復藥的消耗也開始增加,而泥怪小兵小隊正緩緩迫近悠介身邊攻擊,長此下去就算不會滅團,悠介也永遠離不開這裡,於是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一鼓作氣高聲背誦起遊戲資料來︰「『冰晶藍結石』並不是稀有寶石來的,玩家可到貿易之都找寶石蒐集商人以『迷茫的藍水晶』交換,而成功擊殺泥怪之後它會掉落『滋潤的肥沃土壤』,玩家可將這道具拿到普羅芬絲的花店店主交換『紫鈴風箏草的種子』,將種子拿去種植的話就可以得到很稀有『紫鈴風箏草之花』了!」

雖說戰場上充斥著無數的打鬥音效,但博多可是能完完全全將悠介剛剛說的話全數聽進耳裡,他沒有作聲,沈默著,腦裡在一秒之間將悠介的說話完全消化了,低下頭,迅速地呼出道具欄,將「冰晶藍結石」實體化之後便無視著泥怪小兵一口氣衝到泥怪面前,將手中的寶石狠狠地往泥怪身上擲去,「冰晶藍結石」在觸碰到泥怪的身體之後像是玻璃擊中硬物般粉碎了,碎片四散的同時,一股淺藍色的寒風捲襲起來,由泥怪的身下包裹至頭頂,最後一下寒風四散的效果將泥怪完全冰封了起來並同時給予泥怪1點的傷害。

「噢!真的如克里斯所說的一樣啊!」

「冰結時間不是很長的,快用自己最大傷害的技能攻擊吧!劍氣注入!」悠介甩開了泥怪小兵之後直奔向泥怪,同時使用短暫提升攻擊力的技能。

「好!蠻力儲蓄!」博多再次短暫提升自身的攻擊力後在冰封了的泥怪身邊發動攻擊技能︰「迴旋砍擊.暴發戶!」

「劍刃連斬破!」悠介趕到之後也迅速使用自定義技能攻擊,兩人的同時攻擊成功命中了泥怪,雖然傷害數值比不上正常水平,但和之前的1點傷害相比可真是天壤之別。

「朧月.一閃!」擺脫了泥怪小兵的武藏也即時使用自定義的太刀技能攻擊泥怪,一下巨大傷害的數字即時飛了出來,合三人之力成功一下子將泥怪的體力削至接近一半的水平,但由於三人的猛烈攻擊同時將泥怪身下的冰塊削去,變相加快冰封狀態的解除時間,泥怪在冰塊中用力的掙扎著,而且用武器砍擊冰塊的時候,武器的耐久值下降的比平時更快更耗損。

「博多,泥怪快恢復活動能力了,下一輪攻擊一定要將他擊倒,要不我們就麻煩了。」悠介眼看著當前的狀況建議著。

「好,克里斯,勞煩你幫忙拖延泥怪小兵。」然後博多把頭轉向武藏︰「武藏,我們使用組合技能一口氣打敗這怪物吧!」

武藏點了點頭。

「蠻力儲蓄!」

「心神合一。」

博多和武藏同時使用強化自身能力值的技能之後兩人向著泥怪前衝,武藏跑到博多的前方之後,二人的位置與泥怪剛剛好形成一直線之後博多呼叫︰「牽絆技能,Ready!」及後博多一躍至天空之中,武藏往前迅速使用橫向斬擊泥怪的身體後,前衝的技能引領武藏至泥怪六點鐘不遠處的方位,博多高舉斧頭從空中奮力向下轟,在擊中地面之後追加吹飛效果,將泥怪往武藏的方向吹飛,在泥怪擊退的時候博多繼續使用技能「迴旋砍擊」追擊著,武藏把握泥怪靠近的一刻再次使用太刀技能「閃擊」,兩人同時前後攻擊著泥怪,博多把握時機呼叫︰「LAST~~~~ HIT!刀光斧刃.CROSS!錢財滿溢!」接著博多和武藏各自朝自己的前方突進攻擊,就像是交換了位置一樣,最後兩人即時脫離。

「利... ...利害啊... ...這就是玩家之間的組合技能嗎?」悠介親眼看著整個技能發動的過程,目瞪口呆的道。

「莫... ...啊啊... ...啊... ...」泥怪受了博多二人的重擊之後,體力槽扣減至零,泥怪小兵也慢慢地溶解起來,變成普通的泥土,泥怪的泥手臂顫抖著緩緩的舉起,但最後還是無力的癱軟起來,倒在地上,消失於一陣巨大的爆發白煙之中,掉出無數道具。

「稀~~有~~~~我來啦~~」博多飛撲上前快速撿起地上的物品。

「終於贏了... ...」悠介無力的坐到地上,然而武藏最終不敵肚餓,倒在地上,而地鼠衛兵得知泥怪被打倒,紛紛從地底探出頭來,再次活動。

「不好了,我們得快徹退了!」悠介驚覺眼前的危機。

「克里斯,我們快扶武藏離開吧!」

「樂意至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