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3、2、1,好了,請學員打開漂染爐的蓋子。」染料坊的導師微笑著,示意學員們下一步驟。

坐在椅子上的愛麗絲和雪怡與其他學員小心翼翼地打開眼前各自的迷你圓桶形漂染爐的蓋子,一陣微量的煙霧四散。

「真的變成顏料了。」愛麗絲驚訝道。

「這是最後的步驟了,請學員將剛剛選取的圍巾放進漂染爐,圍巾就會染上爐中的顏色了,大家可注意點小技巧,只將部份位置浸到染料之中的話,就可以局部染出顏色,不同部位都染上顏色的話,就會得出特別的圖案了,而浸透時間的長短也會影響得出來的顏色深淺度喔。」

愛麗絲先構思著想要弄什麼圖案,之後將手中的圍巾前端部份小心的放進爐子,利用導師剛剛教授的技巧,快速的來回浸泡著圍巾,不一會,圍巾呈現出漸變的顏色,由圍巾末端的深藍色到中心部份的淺藍,加上愛麗在浸泡的過程中微微左右搖晃,形成了獨特的波浪花紋。



「恭喜各位學員,你們已成功學會漂染的技巧了。」染料坊的導師輕輕拍了拍手︰「圍巾可以隨便拿走,選擇送給你重要的同伴噢!希望大家都能享受到漂染的樂趣吧?今天的教學時間就到這裡了,學員們可從後方的出口離開,再次感謝大家的參與。」

在染料坊的學員興高彩烈地收起自己的完成品之後紛紛離開,愛麗絲看著手中的圍巾,滿足地微笑著。

「噢!愛麗絲,你的圍巾弄的好漂亮喔!」雪怡靠近愛麗絲,眼看她手上的作品頓感驚嘆。

「謝謝你,雪怡小姐,你的圍巾也很特別啊!橙紅色的樣子感覺很像火焰的圖案呢。」

「呵呵,這些是難不到我的。」



「想不到染料是這樣製造出來的,真的好有趣,謝謝雪怡小姐帶我來這裡呢。」

「客氣啦,覺得好玩就好了,我們也先離開這裡,好嗎?」

「嗯。」

接著兩人雙雙離開染料坊的學習室,正當雪怡她們打算下一個行程的時候,耳邊響起了一個訊息傳送音效,雪怡停下腳步打開訊息來閱讀︰「雪怡~~~~ 我們快回到普羅芬絲了,勞煩你拿點食物過來入口處幫幫忙,緊急緊急。」

「哼!那個博多終於願意回來了嗎?要本小姐等了這麼久,現在還要我去接他?太可惡了!」雪怡怒氣沖沖道。



「雪怡小姐?發生什麼事了?」

「不知道,博多要我拿點食物過去入口處。」

「食物?可能他們有事發生了,我們快去看看他們,好嗎?」

「唔... ...那好吧,我們拿點食物過去吧。」

雪怡和愛麗絲到食店買了點食物後便雙雙跑到去普羅芬絲入口不遠處的小花園,赫然發現悠介和博多二人正扶著軟弱無力的武藏蹣跚地走回來。

「克里斯!?」愛麗絲連忙跑上前。

「武藏?發生什麼事了?」

「他快餓扁了... ...雖說我也好不了多少... ...」悠介解說道。



「所以說,雪怡都有拿食物來嗎?別慢吞吞的,快拿給武藏吃吧?一會我還要到花店那裡換『紫鈴風箏草的種子』,你知道嗎?我們剛剛見到小王啊!而且要不是克里斯告訴我也不知道啊,原來只要將... ...」博多雀躍地打算將剛剛發生的事告訴雪怡。

「雪怡☆默示錄!」雪怡拿出「言靈權杖」使用自定義技能,奮力往博多的頭上敲下去,博多被擊中後發出一聲慘叫便倒在地上,即時陷入暈眩狀態,悠介和愛麗絲近距離目睹眼前這震驚的一幕都目瞪口呆。

「雪... ...雪怡你... ...」雖說悠介也很想這樣做,但就是沒有雪怡剛剛的勇氣。

「哼,還敢向本小姐囉囉嗦嗦的,在遊戲世界吃東西有什麼用啊?你就先躺在地上睡睡吧。」說罷雪怡協助悠介扶著武藏道︰「武藏,辛苦你了,就請你先下線吃點東西吧,一會的公會會議不用參加了,我會代你向會長說明的。」

「但... ...」武藏沒力氣的呼出一字。

「放心好了啦。」雪怡向武藏眨了眨眼,武藏沒有再拒絕,而且最大原因是他真的餓荒了。

「感謝。」及後武藏呼出了個人遊戲菜單,準備登出遊戲,不過在按下按鍵的時候他停頓了一會,面向悠介道︰「克里斯,感謝你... ...」



「啊,不,客氣了,我沒幫上什麼忙。」

「再會。」武藏按下登出按鍵之後,武藏的遊戲虛擬角色慢慢發出微光,身上的顏色慢慢淡化,最後化成一道光往上飛去後消失了。

「克里斯,感謝你幫忙扶武藏回來呀。」

「不,其實... ...都怪我沒牢牢記著你的說話... ...」

「你不用說了,我已經想像的到剛剛發生的事。」說罷雪怡蹲下身子望著倒在地上的博多,輕呼了一口氣︰「好了,公會會議要開始了,我想是時候要離開了。」

「雪怡小姐,需要幫忙嗎?」愛麗絲看著倒在地上的博多,打算協助雪怡。

「不用啦,謝謝你,愛麗絲,我手上有『公會傳送石』,不用費勁就可以將我和博多傳送回公會營地的了。」雪怡微笑道︰「今天我們已經打擾你倆很多時間啦,接下來的時間還給你們二人囉,你們慢慢四周遊玩吧。」

「但... ...」



「放心啦,呀,對了,克里斯。」雪怡站起身,走近悠介的身邊,把臉貼近他的耳邊輕聲道︰「別讓我知道你欺負愛麗絲喔,不然也要你嚐嚐和博多一樣的懲罰。」

「欸?」悠介聽後內心有一股寒意一湧而上,眼角瞄了一下暈倒地上的博多,不其然打了個冷顫。

「愛麗絲,有空再找你玩,可以嗎?」

「嗯,好呀。」

「那我們約定了囉。」雪怡向愛麗絲和悠介揮了揮手後便呼出道具欄,實體化了「公會傳送石」並使用,博多和雪怡便消失於傳送光芒之中,現場只餘下悠介和愛麗絲兩人。

「唉... ...真是亂七八糟的一天呢,第一次玩遊戲玩的這麼累人... ...」悠介無力地坐到旁邊的木長椅上碎碎唸著。

「克里斯!?沒事嘛?」愛麗絲見悠介垂頭喪氣的,連忙慰問。



「啊啊!不,沒事,就是有點累... ...」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愛麗絲一同坐到木長椅之上。

「不會,經過今天這一役,我可長知識了。」

「那個... ...克里斯,對不起呢,我想... ...我也是時候要下線了,因為我也是時候吃午飯,而且一會有別的事要忙,對不起... ...」

「不、用不著道歉啊!反而要道歉的人是我呢... ..」

「欸?為什麼克里斯突然會這樣說喔?」

「這個... ...起初明明是我答應帶你參觀普羅芬絲的,現在卻... ...」

愛麗絲搖了搖頭道:「不,反而我要感謝克里斯,令我得到平時一人玩遊戲時所不能體會得到的事情呢。」

「這樣... ...」

「克里斯... ...我... ...」愛麗絲微微低下頭,臉頰有點泛紅。

克里斯好奇的望著愛麗絲,只見她低下頭操作著遊戲菜單,及後實體化了一條一邊染了漸變藍色波浪花紋的圍巾,然後雙手遞給了悠介。

「欸?這不就是完成漂染任務後所贈送的圍巾嗎?」

「嗯。」愛麗絲微微點頭,但還是沒有直視悠介道:「這個,送給克里斯的... ...」

「欸?送、送給我?不可以啊,為什麼,這... ...」悠介的臉也泛紅起來,慌張的搖擺雙手。

「那個,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學習漂染技巧的,所以弄得很難看吧... ...這個... ...對不起,克里斯... ...還請當作什麼也沒看過吧... ...」愛麗絲更感難為情,欲想收回圍巾。

「不,等等,我不是這個意思啊!這圍巾的染色很漂亮!這波浪紋很特別啊!完全不像是新手作品啊!」

「真的?」

「是,我的意思是這圍巾是你第一次的作品,就這樣送給我不大好,愛麗絲應該留著當作紀念而不是送給我啊。」

「因為... ...克里斯今天送了這蝴蝶結頭飾給我,我在想自己應該送回點什麼給克里斯的,所以... ...」

「愛麗絲太客氣了,既然如此... ...」悠介看著手中的圍巾思考一會,及後道︰「恭敬不如從命,我也不客氣收下這圍巾了!」

「謝謝你,克里斯。」

「哈,要說謝謝的人應該是我吧?」

悠介登錄了愛麗絲的圍巾之後快速的將圍巾裝備到脖子的位置。

「噢!防禦力又提升了!」悠介擺著能力提升的姿勢道,愛麗絲看了也會心笑了。

「我不打擾你了,快去忙重要的事吧。」悠介建議著。

愛麗絲微微點了點頭後呼出遊戲菜單,準備按下登出鍵的時候像是想起了什麼,面向悠介道:「克里斯... ...」

「唔?什麼事?」

「如果可以的話... ...不知克里斯能再帶我到其他地方參觀嗎?」愛麗絲戰戰兢兢的道。

「當然可以!今天的可不算數,我的承諾根本完全沒有兌現過,下次我一定要讓我履行承諾。」悠介拍了拍胸口。

「謝謝你,克里斯,那麼... ...再見。」愛麗絲依舊臉露她那溫暖而親切的笑容,像是能洗刷悠介身上的疲勞一樣,同時能洗滌心靈的感覺,及後愛麗絲消失於登出光芒之中。

悠介把背靠在木長椅之上,仰望天空,及後拿起繫在頸上的淺藍色圍巾,百般的思緒在內心盤旋,然而今天所發生過的一切,對悠介來說,像是一場夢卻又是如此真實...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