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爛地圖... ...唉,應該是往這個方向走吧?」頭上滿是問號,手拿著一張地圖的悠介正全神貫注地看著上面的資訊,地圖上畫有一些線和點,而所謂象徵性的地理標示物也只是些草草畫成的圖畫,令悠介完全摸不著頭腦。



「積克先生的畫風真是很獨特呢。」愛麗絲讚嘆道。

「哈,哈... ...實在是太有風格了,我完全看不懂牠在畫什麼... ...」

「咿~~~~情願靠自己實力來尋找去路,也不想打擾怪魚積克先生,小克你人真是太好了!」里昂感動起來。



「為什麼你會這樣想的... ...是牠自己說很睏,想要先來個午睡,我才迫不得已自己尋路的... ...」悠介回想起剛剛與積克的對話,在牠的家不知耗了多少時間時的情形頓感無奈。

「咿~~~~小克真是太謙虛了!」

「隨你怎麼想吧... ...還有為什麼你說話的語調和那隻怪魚同化了... ...」

「咿~~~~ 有嗎?」

「... ...」悠介不想回答,他邊看著附在身旁的遊戲地圖,邊看著積克的手繪地圖,互相配對著,希望能找出什麼線索。



「克里斯,能給我看看積克先生的地圖嗎?」

「啊,當然可以。」悠介將那幾乎想撕掉的地圖遞給了愛麗絲,她接過後細心觀看著手繪地圖上的所有圖案,思考了一會。

「克里斯,積克先生剛剛說過島的東面能捕捉到方角魚的,所以... ...」愛麗絲看著手繪地圖上的標示物尋找著,再看看悠介放大了的遊戲地圖作比對,然後嘗試將手繪地圖旋轉:「我想這個四方形加梯形的圖案應該是代表在東面才會找到的方角魚,所以地圖應該是這樣子看的。」

「唉!原來我放反來看,難怪不知方向啦... ...」悠介低著頭以表歉意。

「而這一組倒三角形加長方形的圖案,下面有些像草堆的彎線,會不會是指那邊那堆高樹呢?」愛麗絲指著遠處繼續推敲著。



「欸?那些樹的樹冠形狀確是較為扁平的,愛麗絲你可能猜對了。」

「咿~~~~姐姐你好利害呢!!」

「不... ...我只是猜猜而已.. ...」愛麗絲感難為情的道。

「咿~~~小克!照地圖的指示,如果穿過了那堆高樹,我們就... ...」

悠介停下步伐,轉身面向里昂,里昂還感奇怪的時候,悠介迅速伸手捏著他的臉,用力拉扯著。

「咿~~~~巧、巧凍啦~~~是哈~~~」里昂在極力挣扎中。

「聽說這荒島有一種可怕的疫病,患者會不自覺地與怪魚海盜同化,說話總會『咿咿』地叫,里昂,看來你不幸患上了,唯一的醫治方法就是把患者的臉拉長... ...」悠介以詭異的語氣說道。

「真、真的嗎?太可怕了。」愛麗絲吃驚道。



「咿... ...不!禾、禾幕有沙病啦~~~幕有~~~禾au再叫了~~~」

「真的?」

「是~~~」

「好。」悠介放開雙手:「病治好了的話,那我們繼續出發吧。」

「嗚嗚... ..姐姐~~~小克就是喜歡欺負我... ...求你救救我~~~」里昂轉身擁著愛麗絲,令愛麗絲不知所措。

「里昂先生?」

「看來里昂的病還沒好啊?」悠介再次伸出雙手。



「救、救命啦,姐姐~~~~」

「請等等,克里斯... ...」

三人邊擾攘邊依著手繪地圖繼續探險,他們穿過了傘樹林,再經過了泥草堆,最終迎來眾人面前的是一座由方形巨石所堆砌而成的金字塔形狀的遺跡建築。整座遺跡不算巨大,正被茂盛的樹林所環抱著,無數的植物依偎而生,青苔差不多覆蓋了遺跡一半的表面,粗糙的方形巨石受大自然的長期侵蝕下變的有點破損,但沒有影響其結構,遺跡全無倒塌的意思,依舊屹立不倒於島上。

「應該是這裡吧?」悠介看著前方的遺跡,鬆了口氣道。

「噢!怪魚積克先生所說的遺跡,就是這座神秘的建築物吧?讓我為它拍點照片和做些記錄吧!」說罷里昂像箭一樣直奔至遺跡之前,拿出心愛的記事本開始拍照記錄。

「克里斯,我們也調查看看,好嗎?」愛麗絲也感興趣道。

「啊,好的,先在遺跡外圍調查一會吧。」

接著二人開始沿著遺跡的外圍探索,看看能有什麼發現,差不多繞了一圈之後還是一無所獲,先不要說是入口,就連能讓人通過的間隙也沒有發現,於是再環繞遺跡走一圈,這次他們仔細地觀察遺跡的表面,發現巨石的表面有著無數細緻的雕刻,雖說大部份都變的破爛,但被茂密植物掩蓋著的遺跡最底下的石身卻保存的很好,巨石上的雕刻圖案清晰可見,但除此之外便再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了。



「唔... ...難道這遺跡只是一個背景物件,並不是什麼迷宮嗎?」悠介交叉著雙手,懊惱的道。

「這個『沒有入口的遺跡』真是神秘!為什麼會建設在這個無人荒島呢?會不會是曾經有什麼部族在這裡聚居,遺跡是為了什麼儀式或是為了紀念誰而建造的呢?讓我先記下這些謎團吧!」里昂雙眼發光,快速在記事本上書寫著,蹲下身子,繼續記錄巨石上的雕刻圖案。

「難道真的要等那怪魚睡醒,才可解開謎題嗎... ...? 現在要怎麼辦... ...」悠介低著頭思考著,並再打算調查遺跡的各個地方。

「里昂先生的畫功真的好利害呢,素描和巨石上的雕刻圖案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啊。」愛麗絲彎下身子看著里昂繪畫,讚歎道。

「呵、呵、呵,謝謝你啦,姐姐。」

「欸?」愛麗絲看著里昂的筆記,像是察覺了什麼,連忙站起身,仔細觀看著巨石上的雕刻,看完了一個又跑到另一塊巨石調查。

「愛麗絲,想到什麼了嗎?」悠介見狀猜想愛麗絲可能得到什麼靈感,連忙上前。



「克里斯,請你看看這些雕刻圖案,這裡... ...」愛麗絲指著巨石雕刻的其中一個位置。

「這裡... ...是一個箭頭圖案呢,但... ...有什麼特別?」

「我發現每塊巨石的雕刻圖案不盡相同,但很奇怪的是,每一塊巨石也有這個箭頭雕刻呢。」

「噢!姐姐是想說這些箭頭是在指示著有什麼東西在這個方向嗎?」

「嗯。」愛麗絲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那我們依著箭頭的指示再繞一圈吧?」

接著三人再一次邊看著雕刻上的箭頭邊圍繞遺跡走一圈,終於在面向南面的遺跡巨石上發現了些端倪,這塊巨石比悠介他們的角色高度還高,等同兩側重疊起來的兩塊巨石。

「噢!姐姐,小克,你們看看這塊巨石!」

「唔?這塊巨石刻有兩個箭頭啊,而且箭頭是互相對望的。愛麗絲,這裡應該是『盡頭』了吧?」悠介詢問著。

「嗯,但... ...」愛麗絲疑惑著。

「姐姐,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呢?」

「這個... ...讓我想想。」愛麗絲細看巨石上的雕刻,兩個雙對望的箭頭中間有一倒三角形雕刻外露出來,三角形的中心有兩個三角形圖案,一個是正三角形,一個是倒三角形,尖角對尖角,愛麗絲在同一塊巨石尋找著,卻沒發現有相同的圖案,思考著:「這圖案像是只有一個呢。」

「噢!這塊巨石一定有古怪!也許有什麼機關呢!」里昂邊拍照邊雀躍道。

「機關嗎?也有可能,我們找找看吧?」

悠介三人即時集中查探眼前的巨石,這塊巨石看起來的確有點不同,沒有植物攀附而生,打算靠近生長的植物也像是被阻擋著一樣不能靠近,而巨石表面平滑非常,前方一小片地面生長的植物高度比較矮小,散落著著無數細小的沙石。

「好像沒有什麼機關呢?」悠介說道。

「但有一點我很在意呢... ...」愛麗絲沈思著。

「在意?」

「難道... ...」愛麗絲再次看了看巨石上突出來的倒三角形雕刻,伸手嘗試將它往左右轉動,突發現了什麼道:「欸?這個三角雕刻不像是固定的呢?但... ...」

「讓我來。」悠介眼見愛麗絲扭不動,上前幫忙,悠介心想著也許這和STR值的高低相關聯吧?但可惜的是不論悠介怎麼用盡力氣嘗試轉動三角雕刻,還是一動一不動的。

「呼... ...這雕刻一定有古怪,明顯它不是固定在巨石上的,像是可以移動的樣子但又... ...」

「小克,會不會不是用轉的呀?」在旁邊抄寫著筆記的里昂提問。

「... ...!」悠介起初不以為意,但當他消化了里昂的說話後突然靈光一閃道:「有可能!」

接著悠介雙手放到三角雕刻之上,全力往前推,三角雕刻微微進入巨石內部,但不一會,三角雕刻像是不能再推進了,悠介沒有放棄,更換耐久值比較高的『石心盾牌』放到自己手上後,對著三角雕刻使用技能。

「『盾擊』!」

盾牌重重地撞擊三角雕刻,耐久值即時扣減,但結果如悠介所想一樣,三角雕刻快要完全嵌入巨石之中,他再一次使用技能令三角雕刻完全進入石身之後,三人清楚地聽到了「卡嚓」的音效,眼前的巨石門開始微微震動。

「成功了?」

「噢!小克好利害!」

「不,全靠大家的推理才可以找到入口吧?」

悠介三人暫時往後退,等待機關運作,整塊巨石正慢慢地往遺跡內部移動,發出「隆隆刷刷」的磨擦聲,無數的小沙石往下掉,翻起了點塵煙,當巨石後退至一段距離之後,便開始往右方平移,在巨石移開的後方出現了一條長長的通道,但由於沒有充足的光線,通道的盡頭盡是一片黑暗。

「噢!太神奇了!究竟是誰製造這個機關的?是怎樣做到的呢!?」里昂雙眼放光,忙於記錄剛剛的情景。

「要進去囉?」悠介詢問大家的意見。

「噢!希望之光在閃耀!」里昂雙手朝天。

「愛麗絲?」

「嗯,我也想知道遺跡裡會有什麼呢。」愛麗絲點了點頭。

接著三人懷著好奇的心情慢慢步進遺跡的通道之中...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