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究竟遺跡裡有什麼呢~~~我好期待呀~~~~」里昂邊呼叫邊跳著。

「里昂你好吵啊... ...」

「難道小克不感興奮的嗎?竟然設置了機關,我想遺跡裡一定藏有些很利害的東西了!」

「也... ...也許吧... ...」

穿過了裝有自動機關的巨石門之後,悠介一行人慢慢步進遺跡的通道之中,通道不算寬闊,只能勉強讓兩人並肩而行,入口的光線完全不能往通道內部照射,微弱的光線幫不上什麼忙,越往裡面走便越是漆黑一片,只能依靠系統賦予的近身視點,但視野極為狹窄,令人伸手不見五指,幸好有里昂在,他的歡呼聲和跳躍聲完全蓋過了遺跡通道內的寧靜,令大家走起路來不會被遺跡的黑暗和寧靜的陰森氣氛所掩沒。



雖說如此,在黑暗中行走的愛麗絲還是感到驚恐,生怕不知會有什麼鬼怪突然跑出來,微微低著頭,為了不影響大家繼續深入遺跡的興致,強忍著內心的一絲恐懼,但步伐明顯急速了點,貼近了一點悠介的身邊,悠介也察覺到愛麗絲和自己的距離拉近了,心知愛麗絲還是有點害怕,想了想辦法。

「啊,怎麼還是一片漆黑的?如果這時候有敵人從後偷襲我們的話可不好了。我是戰士類的,防禦力比較好,就算被敵人從後攻擊應該能撑到一下吧?我殿後,愛麗絲和里昂二人就走在我前面吧?」

「噢!小克果然是心思細密啊!」

「哈... ...哈... ...是嗎... ...?」

「克里斯,謝謝你... ...」



「不用謝,這是職業的崗位分配嘛。」悠介為了令現場的氣氛不太沈默,繼續故意跟里昂說話︰「這遺跡還真是奇怪,通道漆黑一片的,叫人怎麼走呀?里昂會使用火屬性魔法嗎?最少可以照亮這裡一會兒吧?」

「我不會呀,我怕火呀~~~~被火燒到會很痛的~~~~~所以我沒有學習火屬性的魔法。」

「這... ...對,你說的沒錯,但... ...這裡只是遊戲世界,不會感受到被火灼傷的痛楚啦... ...」

「不~~~我還是會害怕的啦~~~~~」

「... ...我自己也沒有準備火把呢,但這樣摸黑前行可不是辦法啊。」



「會不會像剛剛的石門機關一樣,要按下什麼按鈕才會啟動照明系統呢?」

「也有可能啊!那我們要走回頭路,重新搜尋一次看看嗎... ...?」

「不用啦小克,讓我來!雖然我不會火焰魔法,但其實雷屬性魔法也有照明效果的!」里昂拍了拍胸口,滿懷自信道。

「真的?太好了,那麼勞煩你了。」

里昂自信地架起陣勢詠唱魔法,手掌前方浮現了一個黃色的魔法陣,四周因魔法陣的微光稍稍變的明亮,正當悠介期待里昂將會使用什麼能照亮四周的魔法之時,里昂高呼使用技能︰「... ...奔馳吧,劃破長空的雷光!『術擊.雷鳴彈』!」

一個圓形閃爍著雷電的光球像箭一樣往遺跡通道的盡頭直飛,在它飛過的地方因雷鳴彈的雷光變的明亮,但由於雷鳴彈的速度實在太快,光芒瞬間消逝,悠介完全不能將剛剛數秒時間出現的四周影像印在腦海之中。

「太、太快了吧!?」

「呵呵,謝謝小克的稱讚,因為雷屬性魔法的攻擊速度是最快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呀!速度這麼快叫我怎麼細看四周呀?」

「小克的要求真高嘛~~~那我再使用一次魔法吧!」

「算了... ...你這樣只會白白浪費你的MP而已... ...」

「小克真是體貼啊!這時候還擔心我的MP狀況!」

「為什麼你會這樣想的... ...」

正當悠介無奈地低下頭之際,通道盡頭響起了一下猛烈撞擊的爆破聲音,嚇得三人差點大叫了起來,靜下心來之後,眾人聽到了一些像是岩石撞擊地面的聲音,沙啦沙啦作響,由於遺跡本身也是異常安靜,撞擊聲清晰地迴盪。

「什、什麼聲音啦... ...?」愛麗絲緊張地叫道。



「噢!是不是遺跡要變形啦?」

「這還用說!一定是你剛剛施放的雷鳴彈打中遺跡的牆壁所造成的吧!」

「什麼!?不要~~~~遺跡先生~~~對不起呀~~~我不是有意的~~~要是我破壞了什麼重要的古代文物我可接受不了呀~~~~」里昂悲鳴起來。

「你在跟誰道歉... ...?」正當悠介想極力吐槽的時候,遺跡的深處再次傳來了一下「卡咚」聲的巨響,嚇得三人的心臟快要飛出來,通道兩旁高處由入口開始突然亮起燭光,一直伸延至遺跡內部,通道頓時變得光明。

「這是... ...燭台?」悠介抬頭仰望,發現了牆壁上正懸掛著一些石製燭台,數量很多,安放距離均等,在兩面牆壁並排著,而燭台上刻有一個個像是螺旋紋的神秘雕刻,雖然沒有風吹,但燭台上的觸光正微微向著遺跡內部的方向晃動。

「噢!小克你快看,原來通道的牆壁上滿是雕刻呢!差點錯過了呀!」里昂即時靠近牆壁,開始抄寫記錄,並拍下照片。

「這些雕刻也真的挺等別,和剛剛遺跡外面的巨石雕刻很相似呢。」愛麗絲也移近里昂,細看著牆壁上的雕刻。

「對對對!不知道有沒有什麼特別意思呢?」



「我相信每一個雕刻也有其象徵意義的,古時人們為了記錄事情,都會將事情最重要的一刻或是最具代表性的畫面刻劃到岩石之上,以作流傳。」

「對呀!我之前讀過關於『歷史考古學』的書也有提及呢!」

「里昂先生很喜歡這類型的書籍呢。」

「呵呵呵,因為我是『考古學者』來的嘛!... ...欸?」正當里昂整理著剛剛拍好的照片時,與一些舊照片作比對,發現了什麼道:「小克,你快來看看這兩張照片?」

「照片?什麼照片?」悠介聽到里昂的呼喚,好奇的走了過去,看著里昂高舉的記事冊,上面兩張照片的主角也是遺跡內的石製燭台,不論是大小或是燭台上的雕刻可說是一模一樣,只是拍攝角度不同而已。

「小克察覺到了嗎?」里昂看著悠介還是一臉好奇的樣子,感焦急的反問著。

「這燭台有什麼特別嗎?」悠介還是不明白。



「小克忘記了嗎?左面這張照片是在『亞利納遺跡』裡拍的。」

「欸?不會吧?」

「『亞利納遺跡』?是不是里昂先生和克里斯第一次兩人一起探險的那個?」

「對呀!姐姐的記憶力真好!」

「那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如果不是巧合的話,這荒島遺跡和『亞利納遺跡』有什麼關聯吧?」

「我認為是這樣呢!小克,我們快深入遺跡內部調查吧?」

「嗯,反正現在變光亮了,探索起來也輕鬆了不少。」

三人繼續沿著遺跡通道前行,步伐比剛剛漆黑一片的時候變得輕盈,不消一會走到了轉角路口,悠介發現牆壁上有一破損,地上有不少碎石塊,當中發現了一個一分為二的石製燭台,相信是剛剛里昂施放的雷鳴彈造成的吧?而在燭台旁邊有一倒三角形的雕刻嵌入到牆壁之中,形狀大小和遺跡外的石門機關相同。



當里昂得知此事之後跪在燭台碎片之前,仰天長哭,沈痛而悲傷萬分,愛麗絲連忙安慰他,但作用不大,接著里昂靈光一閃,連忙拿出回復藥倒在碎片之上,為求能將破壞了的部份修好,但這當然是於事無補,回復藥白白浪費了,破壞了的東西就是破壞了,就算你重新將它維修,裡外完全是一模一樣也好,它已經變成別的東西了。

悠介無可奈何之下強行拉著傷心的里昂繼續前進,步行了一會之後又轉了一個直角彎,在盡頭處是一個小房子。房子的正中心位置有一尊天使造型的石像,保存的完好無缺,頭戴花冠,身穿長袍,一頭長髮,背後有一對細小的翅膀,天使正低下頭微笑著,表情栩栩如生,看著下垂的雙手上捧著的圓形石球。

「噢!發現神秘石像了!」本是極失落的里昂看到眼前的石像之後,回復生氣,連忙跑到石像面前開始記錄。

「他... ...回復精神了嗎... ...?」悠介汗顏道。

「這不是很好嗎?里昂先生又回復生氣了。」愛麗絲微笑著。

「很好,呵... ...呵... ...」悠介皮笑肉不笑。

接著悠介和愛麗絲在房子開始搜索著,除了走進來的通道之外,便沒發現有別的路可走,三面牆壁上除了石製燭台之外,不難發現牆壁上刻有無數細緻的花紋圖案,房間的地板上也有數塊刻有流水紋的線條,而最特別的莫過於是天使石像身後的那一面牆壁,上面刻有一個擁有長髮的人形圖案,頭頂上有一個圓形,內圓位置有十二條直線貼著邊緣均等分佈,她正張開著雙手和背後的一對大翅膀,翅膀的線條並不圓滑,滿是菱角,可能是因為在巨石上難以打鑿出彎曲的線條所致吧?

二人尋無所獲之後,走回到石像的前方,里昂依舊環繞著石像打轉,望詳細記錄的同時望能為石像找到一個最棒的角度拍照。

「奇怪了,這房子什麼都沒有啊,愛麗絲有發現什麼嗎?」

愛麗絲搖了搖頭道︰「沒有呢。」

「難道這個遺跡的存在就是為了存放這個石像嗎?還是說這石像也是有什麼機關呢?」

「嗯,也有可能。」

接著悠介無視里昂細看眼前的石像,看看會不會發現一些像是倒三角機關的按鈕,但除了看到石像細膩的雕功之外又是沒發現什麼,悠介看著石像低頭沈思著。

「欸?石像手上的圓球有一個圖案呢。」愛麗絲定睛的看著天使雙手捧著的石球,發現石球上刻有一個由左面開始往內轉了三圈的螺旋圖案。

「噢!真的耶!」里昂聽後連忙一躍過來。

「唔... ...這個圖案挺像燭台上的圖案嘛?」悠介也一同細看著。

「會不會是將她手中的圓球轉動一次呢?」愛麗絲推敲著。

「也有可能!」

「噢!讓我來讓我來!」

里昂伸手抱著石球,打算開始將其轉動,但就算他出盡又牛二虎之力,石球就是一動不動的,接著他往反方向轉動,石球還是沒有移動半分,悠介上前打算幫忙,但察覺到石球完全是固定在石像之上後,二人便放棄這個念頭。

「真可惜,看來機關不在石球之上呢。」悠介摸了摸後腦。

愛麗絲環視一下房間每一個角落,再望回石像,沈思著︰「石像的位置就在正中心,還有螺旋狀的圖案... ...?」

「... ...雖然天使捧著的圓球轉不動,但上面的轉轉圈圖案應該是某種事物的象徵,是不是興建這遺跡的部族都喜歡團團轉的東西呢?讓我先記下這問題吧!」里昂又繼續沈醉在推測遺跡存在的背後意義,連忙記錄。

「轉轉... ...圈?」愛麗絲靈光一閃,眨了眨眼睛:「會不會其實要轉動的並不是圓球呢?」

「不是圓球?那麼是要轉動石像嗎?」

愛麗絲搖了搖頭,指著地上其中一塊刻有花紋的石板道:「不知道會不會是要我們『團團轉』呢?」

悠介再次細看地板上的圖案,隱隱若若地看到了一條刻紋線由他們走進房間的入口開始,一直以天使石像作圓心繞了三圈旋轉,而刻紋線的盡頭剛剛好就停在天使石像跟前。

「愛麗絲的意思是,我們踩著地上有刻紋線的地板繞圈走到石像前面嗎?」悠介頓悟道。

「我猜可能是這樣。」愛麗絲點了點頭。

「噢!讓我來讓我來!」

「好... ...」

繼續嘗試所有可能性的三人走回房間的入口位置,里昂開始沿著地板上的流水紋圖案繞著房間中心的石像步行,當他成功繞了一圈之後,地板發出了輕微的「卡嚓」聲響,再多繞兩圈之後里昂終於回到石像面前,在踏下石像面前最後一塊地板之後,房間開始出現震動,並發出「隆隆」的聲響。

「姐姐,成功了嗎?」里昂原地高呼著。

「這個... ...」

「在那邊!」悠介指著天使壁畫的方向,一望之際,發現天使壁畫前方的地板開始一級一級的下陷,一條往下走的石階梯緩緩出現。

「噢!成功了!姐姐好利害!」里昂雀躍的跑到愛麗絲身旁。

「對!沒愛麗絲的推理我想我永遠解不開這機關吧?」悠介舉起了姆指。

「謝... ...謝謝,只因我有玩過類似的解謎遊戲而已... ...」愛麗絲感難為情。

「噢!小克~~~我們快到下層探險吧!」里昂急不及待。

「好... ...只要你不亂來就什麼都好了... ….」悠介無力氣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