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終於到了,我們終於到了。
 
可是出現在眼前的,是所料不及的景象。貝才軍的大本營,無論規模還是設計都超過先前的預期。
 
「裡面藏有的士兵數量,完全無法估計。」我頭痛地說。
 
此刻,我們潛伏在大本營外面約一百五十米處。這裡兩邊都是樹叢,在樹蔭和草堆的遮掩下,守衛難以發現我們。


 
從樹上觀察,大本營至少分為三部分。
 
首先,距離我們一百五十米遠的,是一排防禦用的木製刺柵。刺柵高度約一點七米,由磨尖的粗木頭組砌而成,相當堅固。
 
每一直欄,均有上、中、下三層尖木。尖木對著外面,斜指向上,基本上騎兵無法強行闖過。
 
至於橫列,刺柵由最右邊,延伸至最左邊,毫無空隙,當中使用了至少三百根尖木頭。
 
「只能從入口進去了。」阿鷹在樹上說。


 
望向正中間的入口,有兩名守衛兵駐守。
 
可能是即將入夜,準備換更的緣故。看上去,他們有點疲倦,警戒性不高。
 
至於入口的左右,設有兩座哨兵塔。哨兵塔以木材搭建而成,站崗的位置圍著木柵,兩斜的頂部則以稻草覆蓋。然而,每座哨兵塔上面,均有一人看守。
 
從這裡望進去,視域受到限制,畢竟樹並不是很高,看不到每位置的細節。只看到裡面有很多帳篷,而遙遠的盡頭是一片樹林。
 
重點是,樹林好像稀稀疏疏地有人進出。因此我們相信,樹林後面存在另一據點。所以,我們暫把大本營分為三部分,首先是面前的軍營區,其次是樹林區,最後是未知區。


 
黃昏的紅霞將要逝去,僅存少許的金色餘暉。
 
觀察完畢,阿鷹和我跳下來。
 
「全軍,配上裝備!」阿鷹吩咐。
 
「是。」大家回應,紛紛從馬車中取出黑色圓盾、弓箭和斧頭。
 
其中,擔當領頭的笑叔,取出一柄五尺長的黑色巨斧。斧頭刃佔三尺,屬力量型的單刃武器,其長度適合騎兵掃蕩。
 
另外,他還挑選了一個大圓盾,握在左臂,配合最壯健的駿馬,總體感覺十分堅實,一般人是無法把他擋住的。
 
至於阿鷹,她取出一個專屬皮套,由左肩斜包至右腰。其背部的位置,掛滿多件武器,包括短刀和斧頭等等。特色是,武器的柄位都置在上邊或者右邊,方便右手取出。
 


此外,她亦挑選了一柄四尺長的黑色斧頭,作為騎馬時使用的武器,不過斧頭的鋒面,僅佔一尺。相對笑叔的巨斧而言,這算是十分輕盈。
 
其餘大部分的隊員,包括我在內,都配備了弓箭,並以此作為進攻的第一武器。
 
至於盾牌,左列的人暫把圓盾掛在馬匹的左邊,右列的人則掛在馬匹右邊。
 
再次上馬後,隊員都按編制列隊,並作衝刺前的最後調整。
 
「大家,準備好了嗎?」阿鷹問,騎馬遊走隊伍一圈,檢視眾人。
 
「咯、咯、咯、咯、咯、咯……」
 
大家都默不作聲,以無所畏懼的表情來回答。
 
然後,阿鷹就即將展開的作戰,作出最後的提醒。


 
不過,我知道有些人已經聽不入耳,因為他們的眼神已經靜穆。
 
「任務即將展開,全軍各就各位!」阿鷹揚聲呼籲。
 
隨即,全軍後手拉出斗篷的帽子,把頭部蓋住,靜靜地等待出發的時機。
 
「阿凌,拜託你了。」阿鷹經過阿凌時,留下一句,便回到自己的位置。
 
微風吹過,十秒過去。
 
阿凌右手握弓,慢慢地蹲起,左手輕輕地從小腿扣出幼箭,再站在馬背上,按箭上弦。
 
接著,右手舉弓瞄向左上方的天際。
 


左手扣指把弓弦拉盡,然後向右扭轉,兩秒仍未放箭。
 
「阿凌在幹什麼?」我問後面的老頭子。
 
「他在蓄力,以放出遠距離的曲綫射擊。」他答。
 
終於,阿凌鬆手放箭。
 
「嗖——」幼箭向左上方竄出,在空中曲墜轉右,從右插中哨兵的頸子。
 
全程弧度順滑,悄然無色,也沒有讓對方血濺一地,只是靜靜地倒下。
 
莫非這就是幼箭的特色?
 
這時候,太陽金光放盡,大地的亮度逐漸調暗。


 
「嗖——」調暗中,第二根幼箭已悄然放出,曲墜後從右穿中哨兵的頸子。
 
緊接地,阿凌摸向背部,迅速扣出兩根竹箭,幾乎無瞄準地放出。
 
「嗖嗖——嘖嘖——」門口的兩名守衛兵頸部中箭。
 
環境黑暗,而且解決了四名守衛。
 
機會來了。
 
「出發!」笑叔大喊一聲,鞭馬跑出。
 
「啪——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衝啊!」全軍鞭馬緊隨,握緊武器,向著入口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