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最殘酷的地方
 
 
從後方追上單殺、老酒鬼、阿勞、銅奇和妖女。
 
我看著曾經是鐵恩的女人,總覺得她的身體很奇怪。
 
——粗糙的長髮,充滿傷疤的身軀。
 
而這種奇怪,卻有種熟悉的感覺。


 
「糟糕了,樓上有人下來。」單殺說,跑在最前是他。
 
我們無法回到上一層,只能往另一邊奔跑。
 
跑著,跑著,看到一個個牢房裡都是女人。
 
這裡果然是女性牢獄。
 
「鐵恩,你在哪裡?」銅奇不停地看,沒有放棄任何機會。


 
他認為,有可能鐵恩死裡逃生,只是妖女不知道。
 
我也很懷疑,假如這女人真的就是鐵恩,即使樣貌殘了很多,也不至於無法認出的地步吧。
 
但看銅奇的樣子,他似乎一點兒都沒懷疑過妖女就是鐵恩。
 
——我們藏在守衛休息室。
 
守衛是鬥獸場派來接囚犯去鬥獸場的人,跟獄卒從屬不同的體制。


 
如今,守衛休息室沒有別人。
 
「阿牛,剛才你說知道鐵恩在哪裡,說吧。」銅奇問。
 
我望向女人。
 
「你來說吧。」我對女人說。
 
於是,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妖女身上。
 
銅奇站在妖女的面前。
 
「你有什麼……是還沒說出來的嗎?」銅奇問。
 


「拜託你告訴我吧。」他懇求。
 
鐵恩就在你的面前——我想這樣說。
 
但說出事實的人不應該是我。
 
無論如何,負責告訴他真相的人,都應該是妖女本人。
 
縱然不說出來,這也是她的決定。
 
「銅奇。」妖女開口,「鐵恩已經不在了。」
 
「無論再怎麼找,她也不會再出現在你的面前。」她說。
 
「你是要我放棄嗎?」銅奇不滿。


 
「這是事實。」妖女說,「但假如……你不怕死。」
 
「不怕死又怎樣?」銅奇追問。
 
「我可以帶你到她最後去的地方。」妖女說,「那是牢獄的最深處,也是世上最殘酷的場所。」
 
「去到那裡,你就會知道真相。」妖女說,再看大家,「但是去到那裡……要逃獄就更難了。」
 
「因為那是再下一層的地方。」她悲痛地說,「像地獄一樣……的地方。」
 
「我去!」銅奇一口決定。
 
其他人面面相覷,老酒鬼和阿勞看上去很不願意。
 


「各位,趁著上層的囚犯還沒被制服,你們趕緊從上面逃出去吧。」銅奇勸說,「我是利用了你們,利用你們來達到我要找人的目的。」
 
「沒按照計劃行事,真的很對不起,這都是我的錯。」他道歉,眼睛濕潤。
 
「趁現在還有機會,你們繼續按計劃行事吧。」他再次懇求,「我和妖女兩個人去就可以了。」
 
「萬一再次拖累了你們,甚至累死了你們……我會……」他自責地說。
 
這時候,單殺換上了守衛的衣服。
 
他走出來,然而衣服太寬了,有點鬆誇誇的感覺。
 
「看什麼?你也換吧。」單殺對銅奇說,「現在只差你一個人還沒換衣服罷了!」
 
「根據計劃,我們要換上獄卒和守衛的衣服。」單殺再提醒。


 
「我知道……我知道,但……」銅奇點點頭。
 
他再看大家。
 
「老酒鬼的腦性子不好,記不住什麼詳細計劃。只記得……」老酒鬼看著銅奇,微笑,「我們是五個人一起逃出去的。」
 
「對啊,五個人一起逃出去,就是計劃。」阿勞報以信任的目光。
 
「加上我不行嗎?」妖女吃醋了,「變成六人計劃不行嗎?」
 
「有美女加入,當然歡迎。」老酒鬼調戲她說。
 
「真會說話。」妖女馬上和應。
 
「哧——」我也笑了。
 
剎那間,氣氛緩和了。
 
當銅奇也換上了守衛的衣服後,我們便準備出發。
 
「慢著,姐姐你不換嗎?」單殺問。
 
「我不換了,一會兒,你們要裝作押我進去。」她說。
 
「好。」我們齊說。
 
「問題是,我們沒有通行證,通常每個守衛都有一張的。」她說。
 
忽然,門外走廊有交談聲傳來。
 
「休息?你想休息?萬一找不到逃走的囚犯,明天我就要你去上鬥獸場!」有人呼喝地說。
 
「我馬上去找!」有人慌張地說,急步離開。
 
不久,門打開,「咔嚓——」
 
守衛呆了。
 
大家都看著他。
 
「有人送通行證來了。」妖女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