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01 賣螢火蟲的路上
 
 
我了無力氣地伏在岸邊,下半身仍然泡在水裡。
 
不知道昏了多少次,吞了多少水……
 
骨頭都快散了,全身沒有力氣。


 
「想回家……」我一副快死的樣子。
 
吐,我吐了一口水。
 
「想回家……吃翠翠煮的菜。」臉貼著地的我,有些沙石沾在臉上。
 
「想回家逗逗兒子們……」
 
很掛念家裡的高床軟枕。可惡,我為什麼要來這種地方受罪。


 
「身體很冷。」我身體發抖,體力消耗太多了。
 
右骨漸漸發熱,溫暖了我的全身。
 
「謝謝。」我對羅慕路斯說。
 
這時候,他很有用。
 
羅慕路斯的能力,跟雷穆斯最不同的地方在於,羅慕路斯不需要走動,通常站著就可以了,雷穆斯卻需要跑來跑去。


 
所以懶惰的時候,還是羅慕路斯的能力比較好。
 
——伏在岸邊的我,仍然不想動,一根手指都不想動。
 
誰說厭倦了在地面的生活,一直被期待又如何,在地面生活不知有多幸福。
 
我卻……偏偏要到這裡來。
 
是這樣的,有時候我會跟自己鬧別扭。
 
然後,痛苦地站起來。
 
「我要……起來!」我準備撐起自己,就好像要做……最後一下……掌上壓。
 


一點綠光在眼前出現,圍著地上繞了兩圈,再升上腦後。
 
「螢火蟲?」
 
我看看左右,剛才沖上岸的時候,單殺也在的。
 
其他人經歷複雜的下水道後,完全失散了。大概是進入了其他分流水道,去了其他地方。
 
「單殺。」我叫一聲。
 
可是沒有人回應。
 
數隻螢火蟲飛了過來,繞著圈子,自由盤旋著。
 
慢慢地,一雙鞋子出現。


 
有女人站在我的面前。
 
我抬起頭——
 
「要幫忙嗎?」一位美麗的姑娘問,身穿淺粉紅色的衣服。
 
我又要……被女人救起?
 
她年約十八歲,像是富貴人家的小姐,看我的眼神帶著擔憂,但又不敢過度干涉。
 
「小姐,他是地面人。」隨行的嬸嬸說。
 
「地面人?」小姐眼光發亮。
 


「這種不明來歷的人……小姐,要小心啊。」嬸嬸勸說,「萬一你出了什麼事,我怎樣向老爺交代?」
 
「至少……拉他上來吧,再給點食物和乾身衣服,再……」小姐說。
 
「夠了!給衣服已經很足夠了。」嬸嬸不耐煩說。
 
我努力爬起,下身離開水面。
 
——小姐伸出白晢的手,想要拉我一把。
 
「你是誰?」我像個醉酒的男人,「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叫螢螢,這裡是我們去賣螢火蟲的路上。」她微笑說。
 
所以,我成功離開牢獄了!


 
她的手仍然在等著。
 
我緩慢地握上去,打算借力拉起自己。
 
怎料——
 
她反而被我拉了過來。
 
糟糕了,我失重心,要往後跌!
 
「噗——」屁股著地。
 
嬸嬸及時抓緊了小姐,結果只有我跌在地上。
 
「對不起,我力氣太小了。」小姐抱歉地說。
 
我還是靠自己吧。
 
勉強……站起來。
 
「請問,有沒有見過一個這麼高的少年?」我打探單殺的下落,「他是地底人。」
 
結果兩人搖頭。
 
路上有男家丁在等著,都各自拿著幾袋螢火蟲。
 
那些袋子的布料很薄,使螢火蟲的綠光能夠清晰可見。
 
「來吧,我分一些食物給你。」小姐說,便引領我去路上。
 
「多謝。」我點頭。
 
我發現小姐不時看著我,無論是我跟著她從岸邊走到路上,還是吃東西。
 
「你……看什麼?」我問,咬著圓餅,腳步正跟隨她們前往市集。
 
「我是第一次看到地面人。」她好奇地說。
 
忽然,我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等等,一會兒,市集會有很多人?」我問。
 
「市集當然有很多人。」她說,「雖然我們只是路過,但會順便買些東西,才繼續出發。」
 
她所賣的螢火蟲,不是要拿到市集賣,而是送上門的。
 
「那麼我不就會被人發現嗎?」我問。
 
根據經驗,地面人會被巡邏守衛查問,再以有嫌疑為理由拘捕。
 
所以,我不能去人多的地方,甚至不能被人看見。
 
「對啊,他肯定會被人抓走的!」小姐看著嬸嬸救求。
 
嬸嬸想了一想。
 
「先換上新的衣服。」嬸嬸說,有些遲疑,「再在市集……買一個面具給他戴著。」
 
這是……什麼爛方法?
 
但無論如何,我都需要新的衣服,因為身上穿著的牢獄守衛的衣服,太過礙眼。
 
「沒有好一點的方法嗎?」小姐懇求。
 
「戴面具是最好的了。」嬸嬸說,歪了歪頭,「最近,不知怎地,很流行戴面具。」
 
「市集呢,有一個攤檔,賣的面具很受歡迎。很多小孩子,甚至大人都愛買來戴。」嬸嬸再說。
 
「那就買面具吧。」小姐同意,看了我一眼,跟嬸嬸繼續細聊。
 
我留意著四周,行走中盡量不引人注意。
 
不久,市集出現在眼前。
 
「我先躲在這裡。」我提出,躲在外面的樹木後。
 
「你們買好了,再拿過來給我吧。」我膽怯地說,實在不敢暴露人前。
 
「嗯嗯,但你不准走開喔。」小姐看著我,「我有很多關於地面的事情想知道。」
 
「放心,我不會走的。」我承諾。
 
事實上,我也無處可去。
 
只能等她們回來。
 
接下來,賣螢火蟲的她們和家丁走進了市集。
 
在發紫的樹葉下,我靠著樹幹,留意著從市集出來的人。
 
的確,有一些小孩子戴著面具嬉戲。
 
慢慢慢慢著,那種面具,那種畫風……
 
那種抽象地呈現內心的獨一無二風格——
 
「不就是夜狼的作品嗎?」我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