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下水道
 
 
急流沖沖,洪水像猛獸。
 
「跳下去?」我問。
 
「不知道通往哪裡,但跳下去?」我再問。
 
「嘭——」守衛合力地破門。


 
「咯。」門鎖位置破壞了一半。
 
「跳下去吧。」銅奇說,「我受了傷,不可能殺上三層,再逃出去了。」
 
「加上,外面肯定已經驚動了鬥獸場的殺手。」他說,「阿牛,就算你一個人再強,也沒可能保護我們五人。」
 
我望向鐵恩。
 
「銅奇的意見,就是我的意見。」她說。


 
「單殺?」我問。
 
「無論師父下什麼決定,單殺都一定跟隨。」單殺說。
 
守衛合力地破門,「啵——」
 
鐵門半破,已經撐不住了。
 
「阿勞、老酒鬼!快點過來吧!」我大聲呼喊。


 
「可是……」阿勞拼命地推著門。
 
看樣子,是一步都不能離開。
 
「我來撐住,你先走吧。」老酒鬼辛苦地說。
 
「單殺、銅奇、鐵恩,你們先跳下去。」我說,盯著鐵門的兩人,「我會帶著他們隨後趕上。」
 
「真的?」銅奇問。
 
「下去之前,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我說。
 
「什麼……秘密?」銅奇問,鐵恩也看著我。
「你一定追不上來的!」阿勞對老酒鬼說,「還是我撐著,你先走吧。」


 
「其實我……已經走不動了。」老酒鬼苦撐著,想哭地推著門。
 
「我的真正身份,是羅馬城最高權力統治者。」我介紹,「全名是——雷穆斯 ‧ 牛。」
 
「你就是……」兩人驚訝起來。
 
「沒錯,我就是你們潛入羅馬的主要目標、任務的調查對象。」我說。
 
「這下子,就算死,也瞑目了。」銅奇露出笑臉。
 
「假如死不去,我們就算是完成任務了!」鐵恩欣喜地說。
 
「跳下去吧,別死了喔。」我微笑地祝福兩人,再說,「單殺,你也保重。如果可以,就照顧他們兩個吧,始終,他們都有傷在身。」
 


「沒問題。」單殺保證。
 
隨即,三人跳了下去。
 
「撲通」一聲,掩沒在洪水中,消失不見。
 
我站起來,看著再被撞了一下的鐵門。
 
「別推門了,快過來吧!」我大聲召喚。
 
「但是!」阿勞大聲說,「我不能丟下他啊。」
 
「如果我就這樣跑走了,守衛一進來,老酒鬼就死定了。」阿勞再說。
 
「那你就——」我左手出現一把弓,輕輕握緊,「背著他跑過來吧!」


 
右手出現一根竹箭。
 
「我保你們不死。」我以右眼瞄準,把箭扣上弦。
 
「真的?」阿勞問,回頭看我一眼。
 
「真!」我絕不戲言。
 
阿勞不再推門,一下子把老酒鬼背起,奮力跑過來。
 
「啵——」鐵門被破開。
 
阿勞跑著,一步一步都像慢動作。
 


「放我下來吧。」老酒鬼懇求,「別管我了,我不怕死的。」
 
「不放!」阿勞大叫,盡力地前進,「死也不放!」
 
守衛衝進來,馬上拔出了劍,要追斬阿勞和老酒鬼。
 
「千萬不要回頭。」我喊一聲。
 
放了手,箭一下子發射出去,「嗖——」
 
「嘖——」一名守衛胸口中箭。
 
阿勞愈跑愈慢,力氣快耗盡了。
 
「不要停下來!」我再拉弓,右箭自動形成。
 
「嗖——嘖——」再一名守衛中箭。
 
不怕死的守衛還有數名,已衝到阿勞的身後,舉起了劍。
 
「嗖——」箭頭掠過阿勞的臉,插在後方的人,「嘖——」
 
守衛跪地,倒下。
 
其餘守衛沒再追上,都停了下來。
 
「哮……總算……」阿勞背著老酒鬼登上地台。
 
「跳下去吧。」我對成功過來的兩人說。
 
「你呢?」阿勞喘氣問。
 
「你們跳了,我跟著跳。」我說。
 
於是,他們說了聲「後會有期、保重」之後,便也「撲通」一聲跳進水了。
 
我再放兩箭,射傷守衝的腿腳。
 
望了望洶湧不絕的洪水。
 
下水道嗎?
 
不知道通往哪裡的下水道,一切都是未知,生死也是未知。
 
死?我會死嗎?
 
「死就死吧。」我吸一口氣。
 
也跳了進去。



第十五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