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不是秘密的傳聞
 
 
根據羅莎的計劃書,她此行的目的,是要調查地底世界的面貌、人們的生活和歷史。
 
當中,歷史是指貝才死前所說的事,他說地底世界的人都是「有神時代」的人的後代。假如這世界曾經有神,那麼,有妖魔之類存在也很正常。
 
如果喪屍藥是一種妖魔的血,那麼生產喪屍藥的地底世界,就肯定有妖魔存在。
 
根據這個假說,羅莎和夜狼出發了。


 
說好了一個月回來,結果,沒有回來。
 
羅莎出發後三十六日,我便出發,前來尋人,如今又過了一個星期。
 
也就是說,她進入地底世界……
 
已經一個月零兩星期了。
 
我和單殺把木頭車拉到一間石屋前,再按老闆的指示,泊到屋旁的空位。


 
「可以了,進來吧。」老闆說,打開了門,邀請我們進去。
 
我們進去後,老闆把門關上,「咔嚓——」
 
屋內很簡陋,只有基本家具,還放著一些面具。
 
左牆角有梯級通往樓上一層,這是兩層式的石屋。
 
「面具……你是怎樣得來的?」我站在客廳中的桌子前,脫下面具。


 
桌上還有四個面具。
 
「是一個戴面具的怪人留下的。」老闆走過來,「他來到這裡後,一有時間就畫,畫得不好的就丟在地上,也沒有帶走。」
 
「或者,我先向你確認一下。」老闆看著我,「你要找的人是誰?」
 
「一個漂亮的女人,叫羅莎;以及一個白髮的男人,叫夜狼。」我說。
 
「他們兩人……來過嗎?」我問。
 
「來過。」老闆點點頭,「不過已經走了很久。」
 
說罷,老闆緩慢地走開幾步,端起一壺水,倒沖出來。
 


「你是阿牛嗎?」老闆問。
 
「你……怎知道?」我錯愕,馬上望向阿賢。
 
阿賢搖頭,表示從沒提起過。
 
「羅莎曾經提起過你。」老闆把水杯移往嘴邊。
 
忽然轉身,說,「你們都坐下吧,別站著了。」
 
接著我們三人乖乖坐下。
 
「她還好嗎?當時你覺得……」我試著問。
 
「她……不好。」老闆回憶後說,搖搖頭,「她總是刻意讓自己忙碌。」


 
他把水杯分給我們,又逐一倒水後,便坐在我們面前。
 
「該從何說起呢?」他苦思一下,「就從我和她們相遇開始說起吧。」
 
「本來,我的攤檔是賣鞋子的,可是生意一直不好。」他說,「也不是沒有人買,就是通脹太嚴重了。來貨價也貴了,逼著我加價。但這價錢一加,買的人就少了。」
 
「有些人,都不捨得買鞋子穿,見過有父母連鞋子都不買給孩子。說什麼,他們赤腳走也可以,說買鞋子太奢侈了。」老闆嘆息。
 
「我取了貨,但賣不出去,結果還不了貨債,欠下很多錢。」
 
老闆看著我們。
 
「這時候,我遇到羅莎小姐。」老闆的眼神,彷彿見到救世主一樣。
 


「她做了什麼嗎?」我好奇。
 
「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就是……買了一雙鞋子。」老闆說。
 
「她買給自己?換一雙新鞋?」我問。
 
「不是。」老闆說。
 
「她買給夜狼?」我問,夜狼是很容易把鞋子弄破的,也不喜歡穿鞋子。
 
「羅莎小姐是買給旁邊的一個小女孩。」老闆感動地說,「明明她本人的鞋子都破爛不堪了。」
 
「但是她卻說,小女孩的腳很重要,不可以光著腳走路。便用了餘下不多的錢,買了一雙鞋子給小女孩。」老闆說。
 
「那個小女孩,一定超級開心。」我說。


 
這的確是羅莎的風格。
 
「對啊,都開心得瘋了,馬上就活潑起來。」老闆說,「當我看到那個情景,內心真是激動不已。」
 
「女神啊……我當時心想。」老闆目光有恩,「還以為她買完就會離開,沒想到她要打探一些消息。」
 
「她打探什麼?」我問。
 
不知道,她當時正在追查什麼。
 
「她問我,有沒有聽過『魔鬼』的傳聞。」老闆說,「起初我以為她在開玩笑,沒想到她是認真的。」
 
「任何關於魔鬼的消息,她都很有興趣,一直問一直問。」
 
「我說要收檔了,她就跟我回來;我說是有一些傳聞,但都只是傳聞,沒有人成功證實過。她也嚷著要我說出來。」
 
「為了換取住宿,為了留下來,她願意幫忙打掃和清潔。」老闆說,「啊,真是個美麗又認真的女人。」
 
「夜狼呢?」我問。
 
「他一直盯著我。」老闆苦笑,「彷彿只要我……動了任何歪念,他就會一拳把我連屋子一同打穿似的。」
 
那也很符合夜狼的風格。
 
「你有告訴她什麼嗎?」我問,「應該說,最後你告訴了她什麼?」
 
「我告訴她,一個已經不是秘密的傳聞。」老闆說,「據說有一條村莊,住了一隻惡魔,數百年來一直與人生活在一起。」
 
「但是這麼多年來,都沒有人見過他。」老闆聳肩。
 
「惡魔?是怎樣的惡魔?」我發問,再指著阿賢手上的紫色魔鬼面具,「是那樣子的嗎?」
 
「哈,那只是夜狼常用的顏料用完了,改用紫色來畫而已。」老闆笑說,慢慢收起笑容,「真正的惡魔、魔鬼之類,都沒有人見過。」
 
「關於那個傳聞,除了提及村莊裡有惡魔、一直與人生活之外,還有什麼嗎?」阿賢發問。
 
「聽說那是一隻『夢魔』。」老闆說,「只有睡著了,被夢魔找上了,才會在夢中看到他。然後,發一場惡夢或者春夢。」
 
「所以,我們都懷疑,是不是有人發惡夢見到惡魔,就出來四處散播村莊裡有惡魔的消息。」老闆說,「最後大家都沒刻意理會。」
 
目前,終於有了第一條關於惡魔的線索。
 
我望向阿賢,阿賢向我點頭。
 
「羅莎是不是去了那條村莊?」我問。
 
「是啊。」老闆說,回想一下,「快一個月了吧。」
 
「告訴我,那條惡魔村在哪裡?」我站了起來。
 
「別緊張,別緊張……不遠的。」老闆慢慢起來,用手指點一下水杯的水面。
 
——在桌子上畫了大概的路線圖。
 
「就是在這裡。」他指著一點說。
 
這種距離,走兩小時左右就會去到。
 
事實上,我在地底世界沒有見過馬匹,走路是唯一的選擇。
 
「假設我們從這裡出發……」我模擬著,指著途中的一點,「慢著,這一點是?」
 
「這是一間餐館,叫做——〈那家餐館〉。」老闆說。
 
「這是剛才螢螢小姐送螢火蟲的地點之一。」我說,望向阿賢,「要是她繼續前行的話,那麼她也有可能已經到了惡魔村。」
 
「既然美女們都在同一個地方,那麼我們的去向,也就決定了!」阿賢爽快地說。
 
「等等……師父。」單殺說話了。
 
剛才一段時間,他都很沉靜,樣子有些奇怪。
 
「怎麼了?」我問。
 
「想上廁所?」阿賢笑問,「還是……怕了?」
 
「不是這樣的。」單殺臉色不好,「我是想起了自己的家鄉,藍花村,我很擔心村裡的人。」
 
「可是,我知道,以我一個人的力量……根本什麼都做不了。」單殺緊緊閉眼,「但是只要有師父和阿賢的話,一定可以解救藍花村的人的。」
 
「所以師父,所以我想請師父你——」單殺低頭請求,握緊拳頭,「可不可以在辦完自己的事後,幫我一個忙,替我把大家救出來呢?」
 
阿賢看著我,老闆也看著我。
 
「只要你們答應我的話。」單殺仍舊閉眼,「這段時間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拿行李、做粗活等等都可以!」
 
「單殺,你看看我們。」我要他抬起頭,「我們一件行李都沒有,也沒有什麼粗活可以給你做。」
 
「那……那……」單殺看著我,有點無助。
 
我搖搖頭,不用他想下去。
 
「阿賢,你猜羅莎會不會喜歡藍色的發光花?」我問,拿起水杯。
 
「應該很喜歡吧。」阿賢說,拿起水杯,「藍色,又會發光的花,肯定很美。」
 
單殺不明白。
 
「單殺,事成之後,摘一些藍花送給我。」我說,「再送我一些藍花村的特產,讓我們帶回地面當手信就可以了。」
 
單殺睜大了眼,淚水湧出。
 
說罷,我和阿賢乾杯,把水飲光。
 
「謝謝你們。」單殺感激地說。
 
「水。」阿賢喊了聲,揚著空杯,「剛才只是他的報酬,我的報酬還沒想好。」
 
「是,是的。」單殺笑著,馬上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