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木屋弄成這樣,你就不怕今晚,露宿街頭嗎?」我壓低聲線。
 
單手一推,木牆倒下,「啵……塌塌塌……」
 
「誰會怕?」雷穆斯凶狠地說,一拳從右面而來。
 
我勉強俯身避過,卻——
 
「啵——」避不了緊接的腿擊。
 


我被踢中,再被抓住,遭他一手捏住頸子。
 
——雙腳離地。
 
「雷穆斯……今天你怎麼了?」我痛苦地問。
 
他大喝一聲,把我奮力地丟出去。
 
「呼——」我被拋飛向一片樹林。
 


雷穆斯秒刻追上,再以一拳,把我擊落雪地上,「啵——轟!」
 
雪地爆起雪霧,三米內,雪霧揚起。
 
「啪——」我在霧中反擊,右拳卻輕易被接住了。
 
雷穆斯左手抓緊我的右拳,馬上起腳踢來。
 
「啵——」腳撞腳,因我同時起腳。
 


「啵、啵、啵——」腳撞腳,撞腳,撞腳。
 
我左拳揮出,要打他的臉孔。
 
怎料他的左手往我的右邊一扯,我的右拳被他大幅度扯開,身體失了重心。
 
——左拳也就打偏了。
 
同時,他擊中我的腹部,是一記右膝踢,「啵——」
 
膝蓋離開,就是右上勾拳。
 
「啵——」我被打仰了頭,雙腳輕微離地。
 
不能……一味……捱打!


 
牙緊咬關,在下來的時候,狠狠用頭撞過去!
 
「啵——」頭撞了頭。
 
可是,痛的是我,他完全沒有痛楚。
 
我按著額頭,退開數步。
 
沒有時間休息,雷穆斯已迎了上前,一陣寒風刮來。
 
「太弱了!」他喊一聲,雙拳握緊。
 
「啵、啵、啵、啵、啵……」對我是一輪暴打。
 


最後一腳將我踢飛,「啵——」
 
我飄起,久久才著地,再拖出了一道雪痕。
 
「咳……」我吐了血,側攤在地上。
 
雷穆斯慢慢走過來,中途抽出了一柄尖銳的木劍。
 
要……了結我?
 
看著他詭異的表情,實在是太奇怪了。
 
雷穆斯不可能……這樣對我的。
 
這時,頭產生了奇特的感覺。


 
一種,雷穆斯已經死了的既視感。
 
「慢著……」我說。
 
眼淚湧出。
 
「慢著啊雷穆斯……」
 
不要丟下我。
 
我還沒……
 
「躂——」雷穆斯握木劍到了面前,在強大的身影下,我只是渺小的存在。
 


我勉強地坐起來。
 
「結束吧,本大爺已經嫌悶了。」他右手握劍,直刺我的咽喉。
 
我卻一手抓住了劍。
 
「不要用雷穆斯的聲音說話。」我憤怒地說。
 
對。
 
「雷穆斯……已經……死了。」我怒氣提升。
 
孱弱的身體,漸漸變化成經過一年零三個月訓練的成熟身驅。
 
「汝說什麼?」雷穆斯非常不滿。
 
準備再教訓我。
 
「我說,雷穆斯已經死了。」我猖狂地站起,「你只不過是……」
 
夢魔!
 
他一收,再刺。
 
我側頭,掠過我的耳際。
 
然後我一記左拳,直擊中他的臉部。
 
「啵——」
 
「別得意忘形了。」他不爽地說。
 
把頭轉回來時,他的眼睛變成了水晶藍的瞳色。
 
這是雷穆斯的最強狀態。
 
他握緊雙拳,寒風刮了又停、刮了又停——
 
最終,浮現了水晶藍的臂紋,兩腿也現出了水晶藍的紋路。
 
「這就是……」他看著自己的手臂。
 
爆發,「颼呼颼呼颼呼颼呼——」
 
暴烈的寒風,咄咄逼人!
 
在暴風中若隱若現的他,透露著前所未有的自信。
 
「明明只是一隻『夢魔』。」我沉著應戰。
 
「充滿意志力的眼神。」雷穆斯輕蔑地說,「但是,就算你的意志力再強大……」
 
腿一動,他已來到我的身後。
 
「也不可能勝過我的魔力!」換了說話口吻。
 
「啵!」他一掌打中我背部。
 
我向前方飛開——
 
他又已經在前方等我,無情地,反手刀一撥。
 
「啵——」我被打了上天,血濺開來。
 
「因為在這個世界的我,是無敵的。」雷穆斯宣佈。
 
再次跌落雪地。
 
我意識已經模糊,「羅莎和夜狼……在哪裡?」
 
至少……要獲取一點情報。
 
雷穆斯上前,打算再給我一記重擊。
 
他不回答我的問題。
 
「啊啊啊啊……」我奮力地站起來,敵視著他,「羅莎和夜狼在哪裡?」
 
「啵——」一拳壓中胸口。
 
我聽見了胸骨碎裂的聲音。
 
「啊……」即飛後了數十米。
 
滾滾地上,滾紅了雪地。
 
我……不可以輸的……
 
我是雷穆斯 ‧ 牛,我還要找羅莎,我也答應了阿賢……
 
明明,不能夠敗在這裡——
 
可是,無情的現實是,夢魔有著壓倒性的力量。
 
而且是雷穆斯的力量。
 
可惡……是我太天真了嗎?
 
我要站起來才行,我要……我……
 
想撐起自己。
 
「死吧。」雷穆斯不想再看下去。
 
他右手的水晶藍臂紋,螢螢發光,準備施予最強大的一擊。
 
這一擊,該是最後一擊了吧。
 
我的人生,就走到這裡了嗎?
 
突然——
 
我身後的雪地被火焰切開,「切——」
 
原本身後白茫茫的雪地,一下子剩下漆黑的空間。
 
再漸漸炎熱起來。
 
腳步聲出現,火熱的土地接駁了雪地。
 
「是誰,冒充本王的弟弟?」一把聲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