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狂暴化喪屍
 
 
夜狼拔出拳頭,陷入牆身的黑衣人已遭重創。
 
碎石跌下,零星落地。
 
「這……」鬼才有點吃驚,「果然有點實力。」
 
明顯地,他低估了我們的力量。


 
「不好意思,我的朋友睡眠不足,有點暴躁。」我說。
 
但很快他就淡定下來。
 
出口的黑衣人不敢攻向夜狼,下面石級的黑衣人也不敢攻上去。
 
鬼才冷漠地望向重傷的黑衣人,「你知道該怎樣做吧。」
 
「知……道。」傷者說,馬上從衣袖裡取出小瓶,喝下去。


 
「喪屍藥。」我睜大眼。
 
「夜狼小心!」羅莎說。
 
傷者要咬向夜狼,夜狼轉身一避。
 
使他跌了下去,從石級跌落地面。
 
「撞——」重摔地上。


 
肢體都歪掉的黑衣人,勉強地站了起來。
 
「鬼才大人……」他面目流血地說。
 
這時他仍然保有人類的意識。因為喝下喪屍藥,到失去意識之間,有十五分鐘時間。
 
通常喝下喪屍藥的人,要完成任務,就是利用這十五分鐘。
 
最後在時間完結前,自殺,不留後患。
 
「來吧,不用怕。」鬼才親切地說。
 
黑衣喪屍一步步向鬼才,鬼才大人從衣袋裡,拿出一個小壺。
 


「這是?」黑衣喪屍認得,「小人,真的可以……」
 
「來。」鬼才打開小壺的蓋子,遞到喪屍的鼻孔前。
 
陣陣的黑煙——
 
被喪屍吸了進去。
 
鬼才再次蓋住小壺,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
 
黑衣喪屍就把目光盯住我們。
 
「阿牛,看上去有點不妙。」阿賢說。
 
喪屍踏前一步,臉就通紅了,再踏前一步,就全身發紫。


 
「相當不妙。」我說。
 
「去吧!」鬼才說,「殺戮到最後一刻。」
 
「知……道。」黑衣喪屍的意識失去得很快。
 
「你給他聞了什麼?」我問鬼才。
 
鬼才沒有回答,喪屍馬上起步過來。
 
走了兩步,他就停下……
 
「啊啊啊啊!」喪屍痛楚地叫,身上散發紅紅的血霧。
 


可怕的血絲眼球,緊盯著我們。
 
恐怖的屍氣,洶湧而至。
 
然後牠右手拔出腰間的刀。
 
「吼——」牠奔跑過來。
 
「這是狂暴化的喪屍。」鬼才右手摸臉,以看戲的心態。
 
「阿賢,你的右手……」我問。
 
曾經阿賢的右手受過重傷,自此以左手握劍。雖然經過一年零三個月的復康治療,但實際上恢復了多少,只有他自己知道。
 
「還沒康復。」阿賢說,「你去吧,我不會阻止你的。」


 
「不,你去吧。」我說,「這是你顯示實力的時候。」
 
「那就看牠斬向誰吧。」阿賢說。
 
「你們兩個……」羅莎說,「不能夠一起上嗎?」
 
最後喪屍跳上半空,揮刀斬向阿賢。
 
左手拔劍,「鏗——」
 
破舊的劍與黑衣配刀相擊,發出清澈的金屬交擊聲。
 
看來,牠選擇了阿賢。
 
「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的。」阿賢對喪屍說,「雖說如此……」
 
「也不過是數分鐘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