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這一次,也不例外
 
 
「這是什麼回答?」夢魔不滿,「你……放過她吧。」
 
「只要你現在放棄羅莎,我就不會與你為敵,否則我會進入所有人的夢中,讓你們不得安寧!」夢魔威脅。
 
我說,「羅莎……是我不能放棄的人。」
 
「你說什麼?」他問。


 
「她陪伴我經歷過很多,也為了救我受過重傷。如果我放棄她,實在太不像男人了。她為我出謀獻策、陪伴我出生入死,也陷入過很多次的危機。我來到這個世界,大部分時間,都好像在追著羅莎跑。她被人抓了、她失蹤了、她可能有危險什麼的。這種事,肯定還會一直持續下去。」
 
「我也已經準備好,無論何時發生,都會第一時間出發,第一時間把你……」我面向羅莎。
 
「從危機中抱回來。」我深情地說。
 
即使他日感情變質了,甚至沒有感情了,我的做法也不會改變。
 
「這一次,也不例外。」我上前,分開夢魔和羅莎的手。


 
「所以,你今天是不會放棄羅莎了?」夢魔問。
 
「抱歉,不是今天。」我說,「是永遠,都不會放棄羅莎。」
 
羅莎站在身前,我卻不敢看她的臉。
 
而我還要繼續說下去。
 
「對不起夢魔,你可能要再活多一千年了。」我說,「期間,你一定可以遇到屬於你的女人。」


 
「但我們人類的壽命太短,剩下的幾十年,可能不夠我找一個比羅莎更好的女人了。」我說,「你就……」
 
「把她留給我吧。」我說。
 
沉默下來,大家都沒有說話。
 
終於,由夢魔再次開口。
 
「那麼就沒有我的事了。」他豁然開朗,「我可以……走了。」
 
在旁等了很久的鬼才,忍不住要發脾氣!
 
「等了這麼久,結果竟然是這樣?」鬼才問。
 


「總之我跟你走就可以了吧。」夢魔以單殺的嘴巴說,準備起行。
 
才走了兩步,阿賢已經站在他的面前。
 
「螢螢小姐在哪裡?」我問。
 
在供出一切之前,別想走。
 
「螢螢小姐是?」羅莎問。
 
「絕對……不是阿牛的新歡。」阿賢說。
 
「她是你的新歡?」羅莎問我,「你又有了新的女人?」
 
我頭痛了。


 
「不是這樣的。」我說。
 
「我就知道,你是見一個就愛一個的壞男人。」羅莎對我失望。
 
「羅莎,你誤會了。」阿賢說,「阿牛這次,真的沒有亂搞女人。」
 
「而且他擔心你,已經親自來找你了。」阿賢說。
 
「我沒有叫他這樣做。」羅莎說。
 
「不需要你叫。」我說,「這種事,從來都不需要你叫。」
 
「當你有危險,我自然會挺身而出。」我說。
 


另一邊,鬼才更加憤怒。
 
「夠了,夠了,夢魔快點過來吧。」鬼才催促。
 
「我沒有收起螢螢,她一直都是自由的,我只是用『帶她去照陽光』為條件,換取她來照顧羅莎一段時間。」夢魔說,「現在她不在,可能是外出了吧,我也不知道她到哪裡去了。」
 
交代完畢,夢魔正式起步前往鬼才。
 
鬼才期盼著,強烈地期盼著。
 
「等等。」羅莎說。
 
「如果你是夢魔,那麼,我不能讓你走。」她說,「我有太多事要問你了。」
 
「你這樣子挽留我,真的沒問題嗎?」夢魔說,「我可能一輩子都不走。」


 
「讓我問完就可以了。」羅莎說,「關於喪屍藥,你知道多少?你知道是什麼妖魔造出來的嗎?還有很多其他的藥……」
 
「這些問題,他怎會知道!」鬼才大笑,聽到她的提問,「這些是鬥獸場的重要機密。」
 
「你應該問我才對,因為最了解妖魔的人,是我。」鬼才自豪地說。
 
在他笑完之後,再看過來,臉有點僵硬。
 
「鬼才,你不能走了。」我遺憾地說。
 
「就憑你們?」鬼才不屑一顧。
 
「夜狼。」羅莎說,做了手勢指示。
 
「看不清楚現狀嗎?你們已經被包圍了。」鬼才說,轉身仰望,「看看出口,都是我的人。」
 
隨即——
 
「呼——轟!」夜狼一拳轟中石級上的黑衣人。
 
封住了出口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