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男人,這刻,該怎樣做?
 
有沒有誰可以告訴我。
 
羅慕路斯,能不能給我一些意見?
 
黑色物質湧上右眼,形成一些文字。
 
「本王在世時從來不缺女人。」黑色文字顯示。
 


「想要的女人,即使是其他部族的人,即使要出動兵馬,也會把她搶回來。」黑色文字顯示。
 
「雖然做法有點過火,時代也不同了,但不變的是……」逐字逐字顯示。
 
「愛情是自私的。」
 
文字顯示後,就消散不見。
 
「謝謝你。」我提起面具,戴到臉上。
 


戴就戴吧。
 
我走出街上,半奔半跑地追上去。
 
不久,便發現羅莎在漫步的身影。
 
我走到她的十米後,走到她的五米後,走到她的三米後。
 
走到她的一米後。
 


路過一盞高高的火盤,火光照出了兩人的影子。
 
兩人一前一後。
 
終於羅莎停下腳步,轉身,看著我。
 
「你終於戴上了面具。」她說。
 
面向著她。
 
我脫下面具,走到她的半米前,走到她的四分一米前。
 
走到她的零米距離。
 
雙手擁抱了她。


 
「不要這樣。」羅莎說。
 
我沒有理會,緊緊抱住她。
 
「阿牛,不要這樣。」她試著掙開我的手。
 
「無論在其他人面前,我要戴著怎麼樣的面具。在你面前的我……」我說,「都是我啊。」
 
「剛才,我說得不夠清楚嗎?」羅莎問。
 
「那我們講清楚吧,講清楚比較好。」她說。
 
「真掛念在陽光下的日子,真掛念我們一起走在路上,一同經歷風沙的日子。」我淚眼說。
 


「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她說。
 
「難道你都忘記了嗎?我們曾經……」我問。
 
「不要總想著過去,因為……」她鬆開我的手,退後了兩步,保持了一米距離。
 
「現在已經不同了。」她說。
 
沉默半晌——
 
「一會兒有人過來,你又會戴上面具的。」她低下了頭,有些情緒,「變成一個陌生人。」
 
「我無法理解。」我不甘心,「假如我戴面具是為了讓你無法看見我。」
 
「那你戴面具又是為了什麼?」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