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八十七分的天才
 
 
十二個小孩,分別坐在不同的位子上。
 
老師在教導著,告訴大家一些世界的常識。
 
只有鬼才跟貝才一起坐,其他人都獨自坐著,聽課,或者不聽課。
 
像是武才,就對〈使命課〉提到的東西沒興趣。


 
貝才跟平常一樣,無論什麼課都會用心聽。他很聰明,但不會出風頭,不會搶答問題。老師要他回答的時候,他就以適當的長度來回答,不會為了顯示自己的見識而滔滔不絕。
 
武才引發什麼混亂時,他能夠安靜旁觀。
 
鬼才覺得貝才是一個厲害的觀察者,對周遭的事物有全面的認識,也有獨特的見解。
 
認識貝才之前,鬼才在家族的保護下長大,也覺得自己很聰明,是個公認的天才。
 
只是遇到貝才之後,他才發覺自己只是個八十七分的天才。的確,無論學習什麼事,都比常人快,都很有天分。可是,在九十分和九十五分的天才面前,也就是,在比自己更天才的人面前……


 
自己這種資質,還算是天才嗎?
 
鬼才不時質疑。
 
摸摸左眉上的銀釘。
 
這是家族傳下來的神器,是從千年前,有神時代開始流傳下來的家傳之物。
 
對上一個佩帶者,是鬼才的祖父。


 
現在落到鬼才的手上。
 
據說,這是神製造出來給供奉自己的子民使用的器具。所以是為了讓人使用而設計的,跟其他由神使用的神器不同。
 
其中鬼才的祖先們,是「有神時代」的子民,千年前被神賜予銀色眉釘,自此世代子孫都擁有戴上它的資格,因而鬼才能夠使用。
 
至於其他人,包括貝才和這時候的武才,都沒法使用神器。
 
所以鬼才覺得,自己的天賦主要是擁有特異的體質,是在能夠戴上銀釘方面,而不是頭腦方面。
 
對於要打敗鬥獸場的強大妖魔,鬼才在〈使命課〉聽了一大堆說明之後,仍然沒有頭緒,只覺得那是很遙遠的事。
 
「雖然自己體能不錯,但是絕對不會親自上場跟怪物作戰。」鬼才心想。
 


「哼,妖魔什麼的,我一個人就可以收拾掉。」武才不屑地說,「你們,等我長大就可以了。」
 
唯有貝才,臉色有點兒沉重。
 
這倒讓鬼才有點吃驚。
 
另一次貝才神色有變,是在〈道德課〉,貝才深深地意識到時間已經十分緊逼,而無法再顧及道德。
 
「顧及道德,會讓什麼研究都做不了。」貝才曾說。
 
「有些實驗,注定是不人道的。」貝才曾說。
 
「沒錯。」鬼才認同。
 
在上了〈神器認識課〉、〈惡魔學〉之後,貝才自修〈藥劑學〉、〈人體結構〉等等。


 
其後,向鬼才說明了自己的計劃和意向,請求建立合作關係。
 
鬼才向來佩服貝才,便答應了長達十多年的合作請求。
 
直至,貝才被殺。
 
貝才死前,已經將計劃執行到把保持理性的喪屍頭部,連接到小孩的身體上,再喝下巨人喪屍藥,以獲得超越一般喪屍的強壯身體,來承受「神器——雷電火的碎片」的威力。
 
只可惜這個初代完成版,最後被雷穆斯和革命軍打敗。
 
鬼才知道這個消息後,也因此迷茫了一段時間。
 
其他「才」家,也有想過吞併貝才留下來的「貝家研究團隊」。鬼才也有想過,代替貝才,繼承貝才的計劃。
 


可是,他認為自己沒有那方面的天分。對於計劃的細微部分,也沒有很了解。因此,他在期待,期待下一個貝才出現。
 
然而形勢,就扭向了突然回來的武才。
 
武才在完成十年訓練後,便離開了羅馬。多年來,沒有人知道他做了什麼。
 
只知道他擁有了極強的實力。
 
回來是為了親自參加傳說中的喪屍決鬥賽。
 
「所以,鬼才對於現在的武才,知道的也不多。」我說。
 
「看來是這樣。」夢魔說。
 
我們現在在樹下休息,距離藍花村已經不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