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面目全非
 
 
樹下。
 
我和阿賢化了白臉妝,為前往人多的地方做準備。
 
也就是為了進入藍花村而準備。
 
「好了。」羅莎說。


 
眼前替我化妝的是她。
 
然後她收拾化妝用具。
 
「羅莎。」我說。
 
「嗯?」她正在收拾,看了我一眼。
 
我看著她,沒有說什麼。


 
也許我只是想喊她的名字。
 
「還看不夠嗎?剛才替你化妝,已經在看著我。」她仍在收拾。
 
「是嗎?有……那麼明顯嗎?」我問。
 
「你說呢?」她起身,走開了。
 
羅莎走開之後,坐在左邊的阿賢開始說話,是對單殺說的。


 
單殺坐在阿賢的左邊,一臉憂愁。
 
「不要太擔心了,已經發生的事,都無法改變。」阿賢說。
 
「至於還沒發生的事。放心吧,有我們在,我們不會讓事態往壞處發展的。」阿賢再說。
 
單殺點頭,眼有淚光。
 
阿賢覺得氣氛沉重,便沒有說話。
 
不久,我們出發了,直接走到藍花村外面。
 
單殺背著行季,手挽著發光的白炭,負責帶路和照明。
 


「怎麼沒有人?」螢螢問。
 
村子外面一個人都沒有,這是不好的跡象。
 
顯示藍花村早已沒有了正常活動,沒有村民進出往來。
 
「可能是被封鎖了。」我說。
 
在村莊的外面,我們在找進入村裡的入口。
 
很快,在單殺的帶路下,我們來入口。
 
阿賢先行進入,可是沒走幾步,就停了下來。
 
「阿賢,情況如何?」我問。


 
我們走到他身旁,看看藍花村的情況。
 
只見藍色的花都在發亮,都發出微微的光。
 
每間屋旁邊,總有那麼幾朵。
 
讓這裡看上去是多麼的唯美。
 
然而——
 
村民們都伏屍地上,流的血都乾了,身體都腐爛了一半。
 
藍花仍然發亮,仍然照亮著。
 


單殺丟下背上的行李,「噠——」
 
「單殺?」我問,看他走了上前。
 
忽然,他大哭,發狂地跑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