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災倒下後,阿賢摘下他的劍狀耳環,然後上馬。
 
「目標已經十分清晰!」阿鷹舉斧高呼,控馬走回大道。
 
「咯咯咯咯……」大家馬上跟隨,按原來的編制排列,重整隊形。
 
這時候,大部分人都一手持盾,一手拉馬繩,保持高度警覺。
 
「出發!」集隊後,笑叔在最前頭大喊,鞭馬奔前,威武地出征。
 


「目標是盡頭的樹林!」我舉劍號令,也策馬起動。
 
「啪——」、「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全軍浩蕩出發,把兩旁的景物棄之於後。
 
跑動中,我望向前方。
 
面前昏暗的路上,一個士兵都沒有,感覺十分詭異。
 
「恐怕,我們已經暴露了。」我嚴肅說。
 


「似乎是了。」阿鷹說。
 
根據目測,樹林與入口的距離,約四百米。
 
按馬匹的速度,如果沒有阻礙,應該數十秒內到達。
 
可是,會這麼順利嗎?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全軍直線奔馳期間,左右的帳篷紛紛亮起了火光。
 
另外,還有一點點遊離的火焰,在不同的暗巷聚集,似乎有部隊在進行部署。
 
「嗚嗚嗚嗚——」附近有人吹奏號角,聲音廣傳開去,表示軍營進入戰爭狀態。
 
「敵人隨時來襲!全軍準備應戰!」阿鷹高聲提醒,繼續策馬。
 
我左右兩望,還未有人影出現。然而氣氛,已緊張得令人窒息。
 
「鏜——鏜——」接著,幾下鑼鼓聲後,前方上空有標槍飛來。
 
「保持隊形!」笑叔大呼,舉大盾護前,擋住三根標槍。
 
「鏗、鏗、鏗——」、「嘖——」、「鏗、鏗——」、「嘖——」


 
「啊……」、「啊……啵……」兩聲慘呼,有隊員中槍墜馬。
 
「不要回頭!繼續前進!」阿鷹大喊,揮斧劈開來襲的標槍。
 
「鏗——」、「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的確,現在不是計算死傷者的時候。
 
「鏜——鏜——」鑼鼓聲再次響起。
 
「第二波來了!全軍舉盾!」阿鷹再喊。
 
「呼、呼、呼、呼、呼、呼、呼——」滿天標槍散下,槍頭尖銳如刺。
 


隨即,阿凌坐直身體,左手摸向右腰,扣出八根鐵箭,拉弓瞄準前空即放。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八箭散射而出。
「鏗鏗鏗鏗鏗鏗鏗鏗——」撞開八枝標槍,使之無力跌下。
 
「鏗、鏗、鏗——」、「鏗、鏗——」、「嘖——」、「鏗、鏗、鏗——」
 
「啊……啵……」可是,仍有至少一名隊員中槍墜馬。
 
漸漸地,我們看到前方有一排士兵,密密麻麻地把道路封死。
 
「繼續前進!只要闖過他們,就可以進入樹林了!」阿鷹高呼。
 
「笑叔,準備交戰!」我吩咐,自己也進入狀態。
 


「鏜——鏜——」鑼鼓聲再次響起。
 
「可惡!還有嗎?」我問。
 
「全軍舉盾!」阿鷹喊。
 
可是,左右卻有火光遊離。
 
「慢著!戒備左右!」我急速修正指令。
 
隨即——
 
「呼——」一個滿身肌肉的男人,率先從左邊衝出,從左撞向笑叔。
 
這男人,身上包著一層奇怪的白色東西,看上去有點黏稠,像半凝固的蟲繭。


 
笑叔先用左盾擋下一撞,繼而揮動巨斧,直劈向頸肩位置。
 
「嘖——」男人中斬,滾到一旁。
 
「咯咯、咯咯、咯咯……」隊伍繼續前奔。
 
可是很快,男人便從新站起,跑步追上隊伍。
 
任誰也發現,他的傷勢很輕。
 
「為什麼?巨斧的傷害不可能這麼低。」
 
是那層黏稠的白色東西?
 
「鏜——鏜——」鑼鼓聲第四次響起。
 
四名相似的男人,兩名從左、兩名從右地撞出,攻擊中列。
 
「啵啵啵啵——」幾乎同一時間,四名隊員被撞開,左右墮馬,還波及同列的隊員。
 
「上面!」阿鷹提醒。
 
望向前方上空,一名比剛才更強悍的肌肉人,正握緊拳頭地落下,雙鎚擊向笑叔。 

「啵——」、「嘶嘶嘶嘶……」笑叔左盾撞住,但撞擊力太大,馬匹承受不住跪倒。 

笑叔馬上站起來,可惜受他的影響,全隊被迫暫停前進。 

肌肉人也站起來,他的左耳戴著劍形的吊墜耳環。 

「他也是馬塞盧斯……四劍士?」我驚愕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