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螢螢的臉,一時意會不來。
 
「你說……」我語塞。
 
「開玩笑而已。」螢螢不住地笑,「你不會以為我是認真的吧。」
 
「快點出去吧,我要脫衣服了。」她轉過身,背對著我。
 
停留了兩秒。
 


「嗯。」我也就,離開了浴室。
 
關上門後,我站在外面,這裡沒有蒸氣。
 
——回想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剛才是被引誘了嗎?
 
前往廚房,準備再燒一窩熱水。
 


換是以前的我,或者,會動心吧。
 
在艱難的日子裡,能有人陪伴,心裡總是高興的。
 
畢竟,做人實在太辛苦了,有太多無能為力的事情,有太多疲倦的時候。
 
只是,我已經……
 
不是以前的我了。
 


站在火爐面前,我看著所剩無幾的木柴。
 
「她居然……把柴用光了?」
 
蹲下來,看看爐底。
 
裡面盡是沒有燒完全的木柴。
 
她太心急了,不停加柴進去。
 
她不知道要讓火變大,關鍵是要撥風進去,而不是盲目加柴。
 
無論如何,剩下的柴都不夠燒一窩熱水。
 
所以……她才叫我先浸浴嗎?為了把熱水留給我。


 
以及,提出一起浸。
 
怎麼辦呢?我現在進去跟她一起浸嗎?
 
不,還是趁她享受浸浴的時候,我去斬一些柴回來吧。
 
回到客廳——
 
但是,若然她知道我出去了,肯定很不安自己一人在家。
 
我也擔心她的安全。
 
「這樣的話……」我有了主意。
 


最後,我拖了一張木椅進入廚房。
 
「羅慕路斯,斧頭。」我召喚。
 
「劈——」「啪——」「劈——」丟進爐底,當作燃料。
 
以致,我成功在她洗好的時候,燒好了新一窩熱水。
 
「能找抹身布給我嗎?」螢螢在浴室裡叫。
 
「找到了。」我隨便翻翻就找到。
 
站在浴室門前。
 
「拿進來吧。」她說,像吩咐蓉嬸一樣。


 
「進……來?」我問。
 
「開門後,放……門口就可以了。」她才想起,有點不便。
 
「那……你要遮好。」我也有點那個。
 
然後,打開了門,放出了蒸氣。
 
看到她背部浸在熱水裡,長髮包了起來,沒有很濕。
 
我馬上回避視線,按她的吩咐,放下了抹身布。
 
「放好了嗎?」她試問。
 


「放好了!」我答。
 
然後回到外面,關上門,封起了蒸氣。
 
螢螢出來的時候,已經用布包裹了身體,左手抱著骯髒的粉紅色衣服。
 
「我去找找主人家有沒有合適的衣服。」她說。
 
「熱水,你……有燒嗎?」她心虛地問。
 
「燒好了,不用擔心。」我說。
 
犧牲了一張椅子。
 
「那就好。」她點頭,就裝作沒事地走開了。
 
放水後,換上新的熱水。
 
接著就是我享受的時候了,馬上脫光衣服。
 
腳尖先試水溫——
 
碰碰,可以!
 
我就一下子跳進去了,啵,全身浸沒在水裡。
 
閉著氣,放鬆下來。
 
任自己沉下去,感受水中獨有的寧靜。
 
躺在水底,讓腦海放空。
 
直至一分鐘後,用手按池底,把自己浮上水面。
 
才正式把頭靠池邊,浸著肩膀。
 
「啊……」我舒適地發了一聲。
 
人生總要有那麼一個放鬆的時間。
 
把所有的煩惱拋諸腦後。
 
這時,發現池邊留有一條女人長髮。
 
不管了。
 
享受完熱水浴,我就離開浴池,包好了下身,走出客廳。
 
這時的螢螢已經穿好了衣服,是一件灰色的大衣。
 
衣服很寬鬆,應該是男主人的上衣。由於長至大腿中間,她就沒有穿下身的衣服了。
 
她坐在床上,俯前身體伸手,把被子往身上拉。
 
把被子拉到大腿上,再拉上一點。
 
「我有點睏了。」她坐著揉眼。
 
「那就睡吧。」我說,去找找衣服。
 
螢螢躺好了,身體鬆弛下來。
 
「如果我睡得太久,你會叫我起床嗎?」她問。
 
「會吧。」我若無其事,「又或者,你叫我起床都可以。」
 
「但是床只有一張。」她睡意漸增,「那你睡在哪裡?」
 
我打開衣櫃,以櫃門隔著她的視線,便卸下了布。
 
穿上灰布褲和灰色上衣。
 
「這個問題……」我邊想,邊穿。
 
把櫃門關好的時候——
 
她的臉閉著眼。
 
看來已經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