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上次和狂暴化喪屍作戰的經驗,我掌握了如何發動神劍的力量。
 
同時也知道,使用神劍的時間有限。
 
我能夠打出去的光芒,也因為10%限制,而無法還原羅慕路斯的威力。
 
「足矣。」黑色文字顯示。
 
「即使是不完整的力量,也足夠了。」黑色文字顯示。
 


「謝謝你,羅慕路斯。」我心想。
 
鐵人甲看我眼神不同了,他認真下來,觀察我的一舉一動。
 
我開始緊握神劍,若無其事地走近他。
 
「你的劍……」鐵人甲說。
 
劍身在冒光。
 


「怎麼了?」我問,舉起右臂,劍尖指向天花。
 
在力量匯聚到高處時,天花被光芒切開。
 
「這是……」他目不轉睛。
 
我瞄準他,揮落神劍——
 
「光芒——」一道光芒往他迎面切去。
 


「切——」房門和木牆、走廊木牆、後面的房間,都被光芒切開。
 
「啵轟轟轟!」還留下一個個可觀的大洞。
 
走廊上不少黑色制服人受傷了。
 
可是,沒有擊中鐵人甲!
 
「你避開了。」我冷眼說,「你不是對自己的防禦,充滿信心的嗎?」
 
「你不是說我無法傷你分毫的嗎?」我再問。
 
「我承認確實有一刻,我怕了。」鐵人甲以低沉的聲線說。
 
他認真地擺出架式,「我也承認,低估了你的力量。」


 
「來吧。」他狠道。
 
我立即上前,舉起右劍——
 
揮劈。
 
他馬上閃避,卻發現沒有光芒一擊。
 
「哧——」我微笑,才不會隨意使用神力。
 
能夠發出多少下光芒,我心裡有數。
 
目前必須要嚴格控制力量的輸出,避免身體太超負荷。
 


因為要打倒的敵人,肯定不止他一個。
 
繼續刺,繼續揮斬。
 
他避免與我的神劍接觸,都選擇了躲避。
 
隨即我再度握緊劍柄,劍身立刻增強光芒。
 
鐵人甲察覺了,馬上保持了距離。
 
走廊的人能夠看到我們,都問鐵人甲需不需要支援。
 
「你們散開!」鐵人甲喝道。
 
「你以為我會斬向無辜的人嗎?」我問。


 
「難道你不會?」他問。
 
「我從來,不會斬無辜的人。」我說。
 
說罷,手起劍落,發出一道極強的光芒。
 
天花再被切開,直切至走廊和後方房間的盡頭。
 
「啵轟轟轟——」再有一堆黑色制服人受害。
 
險險避開了一擊的鐵人甲,從半蹲中起來,「你不是說,不會斬向無辜的人嗎?」
 
「都怪你避開了。」我說。
 


「再說,你們之中,真的有無辜的人嗎?」我說。
 
「小子,你根本什麼都不懂。」鐵人甲有點憤怒了。
 
「有本事——」我說,「來教我啊。」
 
他立即衝上來,我也迎上去。
 
在我的劍剛揮動時,他卻更早地靠近了我。
 
一記重拳,「啵——」
 
我的腹部被打中,再受拳風而移後。
 
才站穩住腳。
 
又是迎面兩拳,這次我側頭避開了,卻被他抓住了右腕。
 
——無法掙脫,神劍無法揮動。
 
「你的武器很厲害,但使用的人太弱了。」他抽起了我的右腕,隨手把我拋出。
 
「啵穿——」我再次撞向木櫃,這次撞穿了木牆,來到隔壁的房間。
 
滿身都是痛楚。
 
可是,沒有享受痛的時間。
 
「羅慕路斯,把神劍改為神箭。」我要求。
 
艱難地,我從地上站起來,扣箭上弦,拉弓瞄準木牆的破洞。
 
他一定會從破洞進來的!
 
果然,鐵人甲從木櫃木牆的破洞中進來。
 
「受死吧。」我喊出來。
 
他一踏進來,我即鬆開扣弦的手。
 
「嗖——」一箭光芒直射過去。
 
鐵人甲不及閃避。
 
「轟轟轟!」直接命中。
 
雖然威力不及羅慕路斯射向夢魔那一箭,足矣摧毀一片樹林,但是要射穿鎧甲,應該綽綽有餘了。
 
在我鬆口氣的瞬間——
 
有人從煙塵中怒奔出來,正是鐵人甲。
 
除了四肢之外,他胸前已沒有銀色鎧甲。
 
「鎧甲之下……還有鎧甲?」我還沒來得及反應。
 
只見他胸前有著銅色鎧甲,手腳仍然是銀色的。
 
——被他再打中一拳。
 
「啵——撞轟、撞轟。」我再撞穿兩道木牆,來到第四房間。
 
跌撞地上。
 
痛楚集中在被打中的位置。
 
都是……被他重拳……
 
首先,要……站起來!
 
他再次來到我的面前,我手變一劍直刺。
 
「啊啊啊!」
 
劍尖掠過他的頸子,鐵人甲再次抓住我的手腕,把我過肩重摔在地上,「啵轟!」
 
「太弱了。」他說,「武器再厲害,在你手上也只是浪費。」
 
我雙手撐地,不住發抖,準備再次站起。
 
「的確,能夠看出你肯定受過一番特訓。」他說,「一年?兩年?」
 
他一腳踩背部,把我壓貼地面,「啵——」
 
「無論你經歷了一年還是兩年的特訓,跟我們這些大半生都活生死邊緣的戰士相比,你的搏鬥技術、作戰經驗都太嫩了。」他說。
 
「放棄吧。」他再次勸說,「這樣,還可以讓你死得痛快點。」
 
我額頭碰著地面。
 
這大概是第七百下掌上壓時的感覺。
 
如果用阿賢和他的良兒坐在我的背部來計算,這才是第三百下掌上壓的重量而已。
 
有一天,阿賢好奇。
 
「為什麼你喜歡練掌上壓?」他問,坐在我的背上。
 
「為了在倒下的時候,能夠無數次用雙臂,撐起自己。」我當時說。
 
「三百……零一!」我叫出聲。
 
慢慢頂著鐵人甲的腳,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