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霜寒篇
 
 
「什麼……意思?」我看著。
 
在瓶子裡的螢光藍液體輕微蕩漾。
 
「意思是,這些藍花汁不能讓沒有神力的人獲得神力,但能夠讓神力耗盡的人,補充神力。」花花藥師說。
 
「它是一種補充劑。」他說,「假如你在剛才的戰鬥中,用盡了神力,那麼喝下藍花汁,就能夠補充一點。」


 
慢慢地,我接過了藍花汁。
 
「補充……神力。」我在想。
 
房門外面,腳步聲愈來愈多。
 
「雖然我不知道你身上為什麼會有神力,但是喝下它吧,多少會舒服一點的。」花花藥師說。
 
目前我的身體,沒有雷穆斯的力量作為平衝,只能發揮10%羅慕路斯的力量。


 
太弱了,連我都覺得自己太弱。
 
「轟!」夜狼和鐵人甲的戰鬥愈演愈烈。
 
「鏗——」阿賢和鐵女乙的戰鬥也是。
 
現在的我,什麼都幫不上忙。
 
羅莎就在身旁,我一手抓緊羅莎的手,左手把瓶口移到嘴邊。


 
在眾人看著之下——
 
液體被我倒進口中,喉嚨邊喝邊下,味道甘苦。
 
下定決心,一口氣把液體喝完!
 
喝完了,瓶子離開嘴巴。
 
「阿牛,覺得怎樣?」羅莎問,「身體有沒有好了點?」
 
「覺得……」我說,「沒那麼口渴了。」
 
其他部分,沒覺得有什麼分別。
 


瓶子被她收起,交給藥師。
 
「總之……」我欲站起。
 
再由羅莎扶起。
 
單殺、螢螢、藥師的女兒都看著我。
 
「我們要去拯救下面的村民。」我說。
 
這時,就在我站起來的瞬間——
 
全身有一股停止已久的力量,重新流動。
 
體溫下降兩度。


 
「莫非……」我看著自己的手,感受其中的微弱反應。
 
一副難以置信的臉色。
 
回想當日,雷穆斯跟米亞的一戰,使出了100%的力量,以致左「神骨」粉碎,散佈全身,在四肢和眼睛冒出了神骨的水晶藍。
 
在戰鬥結束後,為了吸收我中了的毒,以及治癒身上各處傷口,雷穆斯徹底耗盡了力量,並在冰雪世界死去。
 
如今,我感覺身上散佈各處的「神骨粉末」,重新被注入力量。
 
雖然被注入的力量很薄弱,但確實起了反應。
 
「藥師,再給我一瓶。」我決定。
 


「拿著。」藥師把第二瓶遞上。
 
我馬上倒進口中。
 
喝完後——
 
夜狼和鐵人甲的戰鬥聲音停止了。
 
由於太過在意,我們都去看看。
 
滿地都是鐵啞色的鎧甲碎片,看來夜狼把對手的鎧甲給拆掉了。
 
但鐵人甲沒有倒下,失去的只是上身的鎧甲。
 
如今他已露出身上的肌內,原來卸下鎧甲後的身材,是偏瘦的。


 
他毫無懼色,雖略顯疲態,仍充滿氣勢。
 
房門打開著。
 
「鐵人甲大人。」有黑色制服人慌忙稟報。
 
「什麼事?」鐵人甲沒回頭。
 
「貝 ‧ 父大人緊急召喚你去支援,他最擔心的『人』來了。」黑色制服人十分緊張。
 
「什麼?」鐵人甲收起架式,沒再理會夜狼,「在哪裡?」
 
「那邊——」黑色制服人稟報,指著外面,「鐵人丙和鐵女丁已經去了,可是……」
 
「替我拿出後備的鎧甲。」鐵人甲吩咐,「我先行前往貝 ‧ 父大人身邊。」
 
說罷,鐵人甲就慎重地離開了。
 
他的臉色比起面對我和夜狼,更為凝重。
 
到底貝家的人,為什麼總要聘請一堆護衛?
 
是要防備誰的來襲嗎?
 
到底,是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