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 絲姬受驚,馬上轉身,頭髮刺過來。
 
「削散——」右刀一揮,削去了她的頭髮。
 
紅色的頭髮再生。
 
馬上又再刺來。
 
「鏗——」我以大刀擋住,數百根髮尖。
 


迴刀一圈,我手腕靈活一轉,把髮尖都削了下來。
 
此時,我發現了,她的頭髮只有尖端會變硬,其餘活動的部分,都是柔軟和可以削下來的。
 
緊接,再削了兩刀後。
 
愛 ‧ 絲姬直接以指甲抓來。
 
我沒有硬接,左避一抓,右避一抓。
 


怎料她看準機會,直接以手指插進刀身,穿了五孔——
 
我問,「汝想破壞刀?」
 
「沒有刀,你就什麼都不是了。」她得逞地說。
 
在她再次出手之際,我帶著刀離開,保持了一點距離。
 
突然,被斬下的頭髮,從地上浮起,直刺過來。
 


「斷了的頭髮……也能控制?」我沒想到。
 
避開,再避開。
 
最後斷髮回到愛 ‧ 絲姬身邊,護在周圍。
 
我看著一直浮著的斷髮。
 
「有本事,你就繼續斬吧。」她輕摸頭髮,「我只會愈來愈強。」
 
「當頭髮多到一定程度,你就會寸步難行,避無可避。」她說。
 
事實,的確如此。
 
我也無法反駁。


 
怎麼辦?
 
「迷茫吧。根本從一開始,你就輸定了。」愛 ‧ 絲姬說,「迷茫吧。然後在無能為力的挫敗感中,殺在我的手下。」
 
我呼口白氣。
 
「解決方法,倒有幾個。」我輕聲說,右手握刀。
 
「什麼方法?」她問。
 
既然斬她的身體,她也會復原。
 
那麼,索性把她當成喪屍,必須要打頭算了。
 


「在不碰到汝的頭髮之下,把『頭』斬下來。」我說。
 
這是方法一。
 
「來試試吧!」她瞪眼邀請。
 
三抓劃來。
 
我避開她的抓劃。
 
「但在你成功之前,我可能已經把那座建築物毀掉了喔。」她忽發奇想。
 
抓劃幾乎碰到羅莎所在的木製建築物。
 
幸好距離有點遠。


 
「你在看哪裡?」她問,橫抓一下。
 
橫向的抓劃過來。
 
我躍起,集中精神。
 
期間她全力奔向木製建築物,同時把斷髮射向我。
 
翻身,以刀面擋髮,再著地。
 
我全力追趕愛 ‧ 絲姬。
 
卻無法阻止她雙手,放出了一雙血色抓擊,「呼、呼——」
 


「切劃——轟!」血抓痕摧毀了建築物正門。
 
「夠了!」我呼喊。
 
「遠遠不夠!」她發狂地揮動雙手,要把建築物全面破壞。
 
「切劃、切劃——轟、轟、轟!」
 
我再一次,擺臂,把大刀投出去。
 
「呼、呼、呼、呼……」大刀旋轉地飛向她的背後。
 
「鏗——」被紅色頭髮接實,像雙手拍實一樣。
 
難以置信!
 
我上前,右手一掌把大刀推向她。
 
卻紋風不動。
 
不單止推不進,還抽不走。
 
大刀就這樣被髮尖夾實。
 
「你太小看本魔的實力了。」她魅惑地說,感覺魔力在持續變強。
 
「看你緊張的樣子,很擔心裡面的同伴會受傷吧。」她一副看穿我的樣子,「那就!」
 
在她準備再下手,要大肆破壞的時候。
 
我走前兩步,抓緊了她的長髮。
 
「你想幹什麼?」她問。
 
打了個死結。
 
「這就是,方法二。」我吐了口白氣。
 
綁好之後,大刀就掉了下來,「嘖——」
 
這時,斷髮從身後刺來,她右手也抓向我。
 
「唧。」我捉住她的手腕,靠近她,與她轉了半圈。
 
斷髮在刺到她背部之前轉向,散了開去。
 
「你……」她瞪著眼,長髮被打結後不聽指揮。
 
我再與她轉了一圈,像舞步一樣,轉向大刀。
 
「對不起了。」我抱歉地說,右手已抓緊了刀柄。
 
左手仍然抓住她不放。
 
這次她逃不了。
 
「對不起?」她問。
 
「裂……碎!」大刀碎裂成片,一下子碎落地上。
 
只餘下我握著的刀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