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這個時刻,我要快點……
 
回想起雷穆斯的戰鬥風格,回想起雷穆斯的身影。
 
回想起,早就被身體記住的感覺。
 
腳冰冷,手腕冰冷,刀鋒冰冷。
 
「剛才是我不小心,才會中了你的飛刀。」愛 ‧ 絲姬嚴陣以待,「不會再下次了,小子。」


 
「本大爺,不是小子!」我左腳踏前,擺右臂,投出一米六長的大刀。
 
「呼、呼、呼、呼……」大刀大幅度地旋轉,一圈一圈地飛向她。
 
愛 ‧ 絲姬留意著大刀,然後輕微側身,使大刀掠過了她,飛向她身後。
 
我早以踏碎地面的力度,全力衝前,「蹬——」
 
「哼。」在她線視仍然在大刀身上,準備望回來時——


 
「啵——」寒冷左拳已擊中了她。
 
她身體飛後,追上了剛才的大刀,「呼——」
 
我沒有停步,繼續俯衝著,以追上大刀的速度,把刀柄握緊,「唧。」
 
「慢著……」她瞪大了眼,還沒著地。
 
本大爺已躍到了她的上方,影子覆蓋了她。


 
完全無憐香惜玉之意。
 
「插嘖——」大刀插向她的腹部,再插在地上,「嘖。」
 
「啊……」愛 ‧ 絲姬大叫,痛楚萬分。
 
黑眼球紅瞳,充滿憤怒的血絲。
 
「汝說過,是紅眼惡魔中的色魔。」我站在刀格上,俯視地上的她,「既然是色魔,這種又硬又大的東西,插進體內,應該很爽吧。」
 
血液不停滲落地面。
 
「有沒有高潮的感覺?」我俯首問。
 


突然,她睜大眼,暗紅頭髮變長,像萬根尖刺,要插過來,「呼刺——」
 
我躍起,退避十米,著地。
 
這就是阿賢所說的,頭髮也會攻擊?
 
幾秒鐘後,她用雙掌夾住刀身和頭髮卷住刀柄,把大刀拔了出來。
 
傷口慢慢止血。
 
類似的自癒能力,雷穆斯也曾經用過,就是在他將死之時,耗盡了所有的神力來替我療傷。
 
我也該嘗試嗎?
 
——隱隱作痛的腹部。


 
不,現在還不能嘗試。
 
不能把神力浪費在治療上。
 
「我要殺了你。」愛 ‧ 絲姬扶著大刀,半身濕血,站了起來。
 
「魔人模式 ‧ 終極。」她嘴巴動著。
 
發紅的皮膚,其紅色褪去,都湧上了頭部,染紅了長髮。
 
——暗紅頭髮,轉眼染成了「鮮紅色」。
 
周圍,充溢一種異常妖異的壓逼力。
 


在壓制著四周。
 
我身上的每吋肌肉,都感受到其中的可怕。
 
愛 ‧ 絲姬望過來,以殺意的眼神。
 
肉色的肌膚,黑眼球紅瞳,鮮紅色的長髮。
 
她的手鬆開了大刀。
 
「為了讓那位大人能夠解封出來,我們要殺掉一切的強者。」她說,「不能放過任何一個,有可能在鬥獸場獲勝的人。」
 
「本來覺得你不是威脅,還可以放過你。」她說,紅指甲尖長,「現在,我改變主意。」
 
「我就算放過貝家所有人,也不會放過你。」她說。


 
聽罷——
 
「哈哈哈哈。」我難免大笑。
 
她死盯著我。
 
「汝要說的,就只有這些?」我問。
 
寒風,吹過——
 
「放馬過來。」我嚴肅地說。
 
隨即,愛 ‧ 絲姬舉臂抓下,三道血抓擊破空劃來。
 
我往左邊移動,避開高速的抓擊。
 
她嘴角一揚。
 
突然迎面而來是長長紅髮的尖刺,「呼髮——」
 
「刺——」面具被刺破。
 
我及時抓住了她的頭髮,在髮尖幾乎刺到眼睛之前。
 
但是身體沒那麼幸運了。
 
遭數百條紅髮刺著。
 
「刺……不進?」愛 ‧ 絲姬訝異,僅刺入了數毫米。
 
「別小看久經鍛鍊,再充滿……力量的肌肉。」我咬牙切齒,把面前的紅髮移開。
 
面具碎裂,片片散落地上。
 
露出了我憤怒的臉。
 
「看抓!」她以手指抓下。
 
再有三道血色抓擊劃來。
 
我忍痛離開原位,離開了紅髮,留下一些血。
 
緊接三道、三道又三道的抓痕劃來。
 
「死吧!死吧!」她是打算連續抓到擊中為止。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連續攻擊落空後——
 
她發現眼前無人。
 
便感到背後的森寒。
 
我在她的身後,拾起了大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