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茫茫人海中,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有很多。
 
當中,一個都不能受傷害。
 
而眼前的女惡魔,居然傷害了其中兩個。
 
繼夜狼之後,還傷了羅莎。
 
——汝的死罪,已經判決了。
 


「切開——」光芒一斬,將愛 ‧ 絲姬切開兩半。
 
尖叫聲不絕,她發出極淒厲的慘叫。
 
接著兩半身體慢慢癒合,重新縫合在一起,同時,斷髮都飛刺過來。
 
「去死吧!」她黑眼球充滿血絲,「給我死一百萬次。」
 
在斷髮飛過來的時候。
 


我早已握緊右劍,劍身冒發光芒。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一劍就能把你殺死。」我說。
 
「既然你想死一百萬次。」右手準備,「我就成全你!」
 
橫揮一劍,光芒橫掃而出,掃光了所有斷髮。
 
「光切——」再斬中了愛 ‧ 絲姬。
 


她痛苦地叫,叫著,再咬緊牙關。
 
被切斷的鐵鏈會自動補充,再次把她綁緊。
 
「你……」她說,癒合慢了。
 
從她的眼睛,我看到了恐懼。
 
高舉右劍,劍身再次冒發光芒。
 
「啊啊啊啊啊!」她盡力要掙脫出來,想把鐵鏈逼斷。
 
紅色長髮也不斷攻擊鐵鏈。
 
「鏗、鏗——」可是鐵鏈源源不絕地補上。


 
揮下了劍。
 
再一波光芒直切過去。
 
她以紅髮護前,準備接住這一撃。
 
髮尖變硬,全力去承受著,去承接。
 
這時,一條鐵鏈從她身上離開,綑住了長髮,並把長髮拉下。
 
因此——
 
「光切——」她再中了一斬。
 


「停手……」她虛弱地說,嘴角溢血。
 
而我,可沒打算就此停手。
 
再一擊之後,「光切——」
 
她終於無法癒合,身體漸漸成化黑煙。
 
「你殺不死我的。」愛 ‧ 絲姬再一次說,揚起嘴角,「惡魔是可以重生的。」
 
「雖然肉身消失了,但是假以時日,我一定會在某個角落重新形成肉體。」她說。
 
半身已成黑煙。
 
「到時候,一定會找你報仇!」她瞪大眼。


 
「當然,前提是——」她笑了,狂妄地發言,「你還沒被那位大人殺死。」
 
「封印在鬥獸場裡的那位大人……」她漸漸失神,「是無敵的。」
 
「你去吧。」她看著我,仍露恐怖的笑意,「然後死在那位大人的手上。」
 
「說完了嗎?」我已經舉高了右劍。
 
愛 ‧ 絲姬大半身已經化煙,黑煙裊裊升起。
 
看著我手上的神劍冒發光芒。
 
她最後說,「其實,你才是惡魔。」
 


鐵鏈掉下來時消失。
 
在她完全化成黑煙,正要飄走的時候。
 
「惡魔眼中的惡魔?」我自問。
 
不錯的稱呼。
 
右臂,揮下神劍。
 
「光芒——」極強的光芒一撃,抹向黑煙,要連黑煙一起消滅。
 
過後。
 
我轉身望向阿賢。
 
阿賢看著我,微笑。
 
「你笑什麼?羅莎怎麼了?」我馬上問。
 
想走過去,傷口卻又發痛。
 
「她被剛才連續的抓擊……」阿賢欲言又止。
 
然後才笑說,「嚇了一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