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黑,撐住。」我說,「至少再撐一分鐘!」
 
「其實……我們都是逼於無奈……才加入研究團隊。」阿黑快要失控,「我們的才能……在一般的工作上……根本沒有發展的機會。」
 
「加入研究團隊……是為了人類的未來,也是為了一展所長。我知道……殺了這麼多人,肯定不會有好下場。」阿黑痛苦地說,單眼流淚,「沒想到……這麼快就……死在這裡。」
 
「啊……啊!」他呻吟,用最後的意識奔向喪屍們。
 
替我攔住牠們。
 


「進去吧。」這是他最後的話。
 
隨即,被咬噬雙手和頸子。
 
我打開門,進去後關上,「咔嚓——」
 
「謝謝你。」我再道謝。
 
眼前,這個地方是一個武器庫。
 


一個個木架,擺放著黑色制服人和守門侍衛使用的劍、刀等等。
 
螢螢正躲在一角,雙手拿著刀。
 
「阿牛?」她問,雙手發抖。
 
身邊已經沒有螢火蟲。
 
那些螢火蟲為了找人來救你,已經飛到外面去了。
 


「嗯。」我說。
 
我慢慢走前,她仍然拿著刀不放,情緒緊張。
 
「我是來帶你出去的。」我柔聲地說,慢慢接下她的刀。
 
「可是……我走不動。」她雙腿發抖。
 
看來是受驚過度,她臉上沾血,剛才肯定也遇到驚嚇畫面。
 
「你先深呼吸。」我一手扶她,一手把刀放回架上。
 
扶著她,她抓緊我的手,發抖地抓緊。
 
「如果我走不動了,那……怎麼辦?」螢螢無助地說。


 
「不用擔心。」我十分堅定,「我會想辦法。」
 
望向天花,有沒有可能背著她,從上面離開呢?
 
就像之前夜狼從天花下來。如果我背著她,打破天花,直接從天花上面離開。
 
那不就可以避開外面的喪屍?
 
當我想提出的時候,發現了牆壁上的裂痕,裂痕從地板裂上天花。
 
天花很脆弱了,應該說,整座建築物受損嚴重,都撐不了多久。
 
「不能從上面離開。」我心想,「萬一,從天花掉下來,被喪屍圍咬,螢螢就死定了。」
 


那麼,就只剩一個辦法了。
 
或許——
 
這也是阿黑把她帶到這個房間的用意。
 
我從木架上,挑選了三把劍,綁在左腰。
 
然後再從架上,選了兩把劍。
 
「阿牛,你打算帶著我殺出去?」螢螢問。
 
我搖搖頭。
 
「帶著你殺出去,太危險了。」我說,雙手是劍。


 
「加上喪屍太恐怖了。」我溫暖地說,「我怕你看到我殺喪屍之後,會失眠。」
 
「所以……」她問。
 
「你就留在這裡吧。」我下定決心,「我先去把喪屍清理一下。」
 
「安全之後,我再來接你出去。」我說,「到時候你就不用怕了。」
 
反正這些喪屍,也不能放著不理。
 
早晚還是要處理的。
 
「清理一下……是?」她問。
 


「殺光。」我答。
 
在打開門之前,螢螢說,「小心。」
 
餘下的力量,足夠嗎?
 
不知道。
 
「嗯。」我只能答,眼神漸漸無情。
 
用口咬住右劍。
 
右手打開了門,我再次面對喪屍。
 
踏出兩步後,把門關上,「咔嚓——」
 
首先看過來的是阿黑,他已經完全變成喪屍。
 
散步中的喪屍,看到我,便好奇起來。
 
右手從口取下了劍。
 
我回想雙劍人的利落劍法。
 
雙手放軟,把雙劍垂了下來,拖在地上。
 
一面前行,一面拖出了線。
 
牠們一擁而上,都嘩啦啦地像小孩子看見了糖果。
 
寒風輕輕吹過——
 
「呼嘖——」我雙劍旋轉一圈,削中了多個頭部。
 
血滴飛濺開去!有些倒下,有些沒有。
 
更多喪屍湧上,「躂、躂、躂、躂……」
 
「來吧,全部都來吧!」我殺氣全開。
 
劍尖滴下了血。
 
「今天我有點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