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營救螢螢
 
 
我看著迎面走來的單殺。
 
「師父,我已經把村民疏散了。」單殺報告。
 
「做得好。」我說。
 
我滿身是汗,他的汗也不少。


 
「女惡魔,幹掉了嗎?」他問。
 
「幹掉了。」我回答。
 
「那師父你……還在這裡等什麼?」單殺問,指著貝 ‧ 父,「快去……殺了他吧!」
 
「可是——」我說。
 
「螢螢和阿黑在裡面,等著你去救,要不快點……」羅莎搶說。


 
單殺看著密麻麻的喪屍正在走出來,瞳孔放大了。
 
「所以。」我面向喪屍。
 
也許,我回來的時候,貝 ‧ 父已經走了。
 
只因狂暴化喪屍已經進入了最終階段,隨時迎來死亡。
 
「師父。」單殺說,「你去吧,救人要緊。」


 
我仍未起行。
 
腹部痛得難以活動。
 
不使用雷穆斯的力量,恐怕我連走路都有些困難。
 
解除狀態。
 
手上的神劍消失,右眼的橘紅色褪去。
 
「看來,我們的氣數未盡。」貝 ‧ 父說。
 
「貝 ‧ 父,你知道貝才死前最後的話是什麼嗎?」我冷冷問,目睹著喪屍。
 


「是什麼?」貝 ‧ 父問。
 
「他把一切的重任,都交在我身上。」我說,「我之所以,能夠順利成為羅馬城的統治者,都是因為他把文件和奧古獅刀交給我,讓我可以在救出元老院議員時,得到他們的認可,成為他們擁護的對象。」
 
「此話……當真?」他吃驚,「貝才大人把一切交托給你?」
 
「所以,你明白嗎?」我問,「早就沒有你的事了,你也不需要擅自背負人類的將來。」
 
「因為,」我說,「早就變成了我的使命。」
 
體內寒流再次運轉。
 
「快去救人吧,師父。」單殺說。
 
雙瞳再次紫藍。


 
「嗯,這次……」我說,「單殺,把大家都帶去安全的地方吧。」
 
「因為師父可能會大鬧一場。」我說。
 
「不能在這裡等你嗎?」羅莎問。
 
我把她摟過來,緊緊地抱在懷裡,「抱緊——」
 
寒風漸漸刮起——
 
「乖吧,在安全的地方等我。」我說。
 
「喪屍來了。」阿賢正在退後。
 


羅莎逼於無奈,才說,「好!我在安全的地方等你。」
 
「這一次,我一樣會平安回來。」我說,「回來之後,我們要來個翻雲覆雨,知道嗎?」
 
「要是你沒有回來……」她抬頭盯我,帶著倔強的淚。
 
寒風愈來愈大。
 
「不會的。」我鬆開了她,讓她退開兩步。
 
直至她到達單殺身邊。
 
單殺向我點頭。
 
我便集中精神,消除體內痛楚——不痛!


 
「那麼……」寒氣化為肌肉力量,「我出發了。」
 
「去吧!」阿賢揮劍,以劍氣斬向喪屍,破開一個缺口,「呼——切——」
 
我跑進去。
 
直至被喪屍淹沒。
 
「躂、躂、躂、躂……」我奔跑著。
 
每遇喪屍攔路,我就以拳頭打過去。
 
「啵——轟!」喪屍被打向撞牆。
 
「螢螢、阿黑,你們在哪裡?」我放聲問。
 
我不停地問,甚至走回貝 ‧ 父的房間。
 
沒有人。
 
眼前只有腐爛發臭的喪屍,身上都穿著村民的衣服,都是被貝家團隊殺掉的無辜村民。
 
該不會,螢螢和阿黑已經……
 
有喪屍飛撲過來。
 
我右拳一握,把牠直轟上天花,「轟!碎……」
 
「轟!」左拳撃倒第二隻,踢開第三隻,再踢第四隻,「呼——啵轟!」
 
「螢螢!」我大叫。
 
你們不要嚇我。
 
左右望時——
 
忽然,有喪屍掃跌了牆上的燈盞,跌了下來,裡面的白炭滾了出來,「滾……」
 
被連續來的喪屍踏熄了。
 
在昏黑的環境下,數十隻男女老幼喪屍仍然靠過來。
 
危急之下,我把力量集中在雙掌,一時寒痛起來。
 
「啊啊啊啊啊!」雙掌向前推,拍在喪屍的胸口,以掌力把喪屍全部推開。
 
「啵轟——」最後排的喪屍撞破了外圍木牆!
 
這一擊,用了不少力量。
 
如今剩餘的力量不多了,我要盡快找到她們。
 
這一掌,也讓視野廣闊了。
 
一點綠閃,是螢火蟲。
 
我馬上走近螢火蟲,綠光就飛走了,我追著綠光,祈求牠能指引。
 
途中遇到的喪屍,我都一拳打頭,不管牠死不死,至少都把牠打暈。
 
終於,我來到一道房門前。
 
守在門口的,是傷痕累累的阿黑。
 
——也就是最初掉下來,給了我五倍濃縮液,後來替夜狼用止血藥的黑色制服人。
 
他已經被喪屍咬傷了,不止一口。
 
「你終於來了。」他慘樣說,「螢螢在房間裡面,我因為被咬傷了,不能進去。」
 
「謝謝你。」我說。
 
突然,他的意識退去,有一隻眼睛反白,僅餘薄弱的意識。
 
我背後還有一群喪屍逼近。